邓海建:贫困县的水幕电影真是一部大戏 06-2708:41:26
邓海建:电视问政生命力源自舆论监督力 06-2508:28:19
许朝军:环保督察问责“一刀切”是科学纠偏 06-2008:41:05
李振忠:“招商引资”有多少公款吃喝假汝以行? 06-2008:37:52
李丁乔:是干部健康重要还是形象重要? 06-2008:27:58
李丁乔:少些“高度重视”,多些务实之举 06-1910:14:46
李丁乔:“现在就要”的作风病得治 06-1908:41:25
婧蓝:“竞价挖人”并非夯实人才队伍长远之计 06-1414:50:14
向秋:叫停“竞价挖人”不等于留住人才 06-1408:02:14
汪东旭:驻村不是“短暂停驻” 06-1307:50:54
李丁乔:警惕“陪同式”加班背后的官僚作风 06-1208:16:11
黄齐超:违规的“精准扶亲”岂能不算旧账? 06-1108:18:37
婧蓝:干部“P图整改”背后的应付心态不可小觑 06-0908:08:33
向秋:用“P图”应付整改掉进形式主义窠臼 06-0908:07:49
萧仲文:问责“小麦须手割防污染”,到底谁形式主义了? 06-0907:57:33
刘凤敏:如此治污,纯属变相造假、自欺欺人 06-0907:55:24
姜文来:手割70亩小麦事件暴露形式主义环保危害 06-0907:54:28
刘天放:为何媒体曝光后才允许用收割机? 06-0808:09:24
胡建兵:不准农妇用机械收割,谁给的权力? 06-0808:01:19
李忠卿:比转发通知更重要的是严厉问责 06-0808:00:28
叶金福:“70亩小麦须手割”是赤裸裸的“权利政绩观” 06-0807:58:56
向秋:不患“节日病”方识粽香味 06-0615:03:43
朱永华:2万公里的“无犯罪证明”不能不究责 06-0508:18:32
胡建兵:废止禁黄赌毒法规≠放开黄赌毒 06-0410:13:20
汪东旭:问责不能缺位更不能越位 06-0409:56:41
向秋:“干部一走产业就散”折射扶贫不彻底 06-0409:51:29
隔山打鸟:破题“干部走产业散”,首当除“等靠要”顽疾 06-0409:49:52
汪东旭:保障公职人员带薪休假难在何处? 06-0308:33:04
黄齐超:洗衣厂面积不大?勿以“污”小而不为 06-0308:11:35
隔山打鸟:厂子不大就可长期废水直排? 06-0308:10:43
向秋:“夹生干部”做不得 05-3008:14:13
隔山打鸟:基层政务公号必须增强群众观 05-2911:31:31
李琼会:党员干部要像张富清那样讲奉献有作为 05-2509:25:23
贾合祥:奉献,是老英雄最美丽的风采! 05-2509:21:53
严奇:提防“指尖负担”背后的痕迹主义 05-2414:00:28
宋鹏伟:“两年职务自行免除”无法缓解大众“公平焦虑” 05-2408:21:02
李丁乔:29岁挂副县长,学历不应成质疑焦点 05-2308:06:07
婧蓝:90后副县长,破格之后要有解释 05-2210:19:52
奇峰:29岁任行长挂职副县长不被关注才怪 05-2207:59:15
李丁乔:媒体聚焦是干部监督的“防腐剂” 05-2207:57:42
向秋:“治诬告”是最好的“还清白” 05-2111:07:42
杨维兵:让“业主群”“民工群”成官民互动连心桥 05-2008:04:21
向秋:营商环境不是“陪会”陪出来的 05-1807:34:58
李振忠:“微腐败”以人为本论伪正义何在? 05-1613:50:49
向秋:把医护带人插队定性为“腐败”不为过 05-1613:49:56
李丁乔:“不准居高临下”画出环保干部亲民形象 05-1613:48:08
隔山打鸟:改善营商环境靠开会,形式主义何时休? 05-1611:26:19
婧蓝:别把微信工作群“减负”误解为“减少” 05-1610:43:13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