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喜庆:“诗意批复”彰显组织温情 08-0408:14:13
王军荣:摘口罩能维护什么样的形象? 08-0408:10:09
郭喜林:为啥贵州扶贫干部的请假条火了? 08-0408:05:41
沈辰辰:“网红”请假条助力脱贫攻坚战 08-0408:04:35
储旭东:以柔性施策避开“悬崖效应”误区 08-0308:26:43
胡建兵:“山寨组织再曝光”之前的取缔了吗? 08-0214:59:04
陆仁忠:“精神残疾当选村主任”不能仅当笑话 08-0208:48:39
贾合祥:司法拍卖“1元水性笔”不仅是奇葩 08-0208:33:47
汪东旭:年轻干部要将“挂职”作“履职” 08-0207:57:59
隔山打鸟:持精神残疾证当选村主任暴露真问题 08-0207:48:31
刘颂寒:精神病当选村主任 怎么能够一路绿灯 08-0207:47:12
李丁乔:“精神病”患者当选村主任,该“治”谁? 08-0207:46:05
刘天放:聘任制公务员的市场化薪酬不能过高 08-0108:15:23
李振忠:悬挂光荣牌,是一种“能量激活” 08-0107:54:34
贾合祥:拥军,当从尊敬退役军人做起 08-0107:47:39
胡建兵:“警车被贴条”的看点不只在“贴条” 07-3108:38:28
倪洋军:“忙得没有时间”是不作为的“新变种” 07-3108:36:50
李丁乔:用考核“指挥棒”破除“留痕”乱象 07-3108:31:11
张维:西安警车被贴条的看点在哪? 07-3014:15:15
李忠卿:验收变“宴”收,真的是扶贫? 07-2913:59:56
汪东旭:警惕“形式主义”对付“官僚主义” 07-2913:58:04
杨维兵:网上信访成主渠道的启示 07-2913:55:15
胡建兵:城市间空气质量治理要形成“比赶超”氛围 07-2809:22:27
贾合祥:合理的国家待遇才是最好的拥军 07-2716:13:58
李丁乔:莫让压力传导异化成加码避责 07-2716:11:48
汪东旭:网红官员要以实干回应“作秀”质疑 07-2716:06:20
邓海建:“痕迹管理”莫要沦为新派形式主义 07-2709:22:28
江德斌:“按年限禁行车辆”是典型的懒政 07-2610:07:43
张闲语:实干担当是年轻干部的自画像 07-2514:27:32
李丁乔:勿将“己所不欲”施于他人 07-2507:50:58
汪东旭:莫让“炮制概念”披着创新的“马甲” 07-2507:49:52
朱永华:公安局长办公室“不宜久留”? 07-2507:44:43
刘天放:老农求盖章被错拘,滥用执法权当休矣 07-2507:43:36
何勇:狗乘公车兜风折射监管当耳旁风 07-2413:51:09
邓海建:一只坐上公务车的宠物狗 07-2408:30:48
张立:公车上宠物狗兜风,公车制度太孱弱 07-2408:15:47
郭元鹏:“雷政富减刑”的理由要赋予公众知晓权 07-2308:18:32
李忠卿:偷拍与举报,功过能否相抵? 07-2207:57:48
李丁乔:年轻干部要少坐机关多下基层 07-2207:53:34
胡建兵:“租牛扶贫”驴粪蛋子表面光 07-2108:01:14
严奇:租牛迎检是形式主义在赶“共享潮流” 07-2108:00:16
李强:“租牛迎检”不只是形式主义的样本 07-2107:59:18
贾合祥:“租牛迎检”究竟谁忽悠了谁? 07-2008:44:56
李丁乔:招贤纳士不能自娱自乐 07-2007:33:56
李丁乔:“领导尿尿”诗里的媚上风气值得反思 07-1913:26:27
婧蓝:公务员聘任制有望为“考碗族”降温 07-1907:53:08
李丁乔:关心支持基层干部不能止于物质层面 07-1907:51:35
李先梓:神木离谱招聘是人才过剩还是就业施舍? 07-1907:27:17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