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放:谁让群众热天冒汗,就该让其“出出汗” 08-1008:24:59
李振忠:空调冷热有别岂止令公众“凉半截”? 08-1007:45:14
朱永华:有多少负案在逃嫌犯潜伏于你我身边? 08-0908:30:18
储旭东:政府网站“高质量”乃大势所趋 08-0908:27:39
李丁乔:“重视程度”岂能以“开会多少”来衡量 08-0908:19:17
婧蓝:政府网站“体检”不能止于合格率 08-0808:26:27
刘天放:服务群众的政府网站不能“断线” 08-0808:20:11
储旭东:弄虚作假的“数字游戏”玩不得 08-0808:10:33
胡建兵:只有公众参与环评才有价值 08-0808:09:31
张闲语:解决群众难题要少一些书记过问 08-0807:40:32
胡建兵:“制假证的逮了”购假证查了没有? 08-0708:15:27
贾合祥:“千万广场”与“民用煤油灯”说明啥? 08-0708:10:54
张立:公安局“骂人通报”的温度和力度 08-0707:47:51
向秋:“不舒服”应是干部工作常态 08-0614:47:32
贾合祥:公安机关处事,要“霸气”还要依法依纪 08-0608:16:22
储旭东:考核不妨多些“民心导向” 08-0608:10:49
汪东旭:让改革向着民心众愿阔步前行 08-0608:01:49
胡建兵:“贫困县4800万元修广场”不如用于改民生 08-0607:46:29
邓海建:贫困县的“富广场”就是举报信 08-0607:45:15
姜文来:让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领导得不偿失 08-0607:43:53
奇峰:贫困县建豪华广场是官员“要面子”民众“受活罪” 08-0607:42:47
李先梓:国家级贫困县的“阔面子”摆给谁看? 08-0607:41:32
李丁乔:干部也需涵养诗意人生 08-0507:41:10
李蓬国:“诗意请假条”是抒情还是矫情? 08-0507:40:12
朱永华:司法拍卖“1元”物不只是浪费资源 08-0408:27:13
黄齐超:员工不该摘口罩,官员倒应摘面子 08-0408:21:36
胡建兵:“彩礼超标是否犯法”村委会不能把话说死 08-0408:18:12
李丁乔:“用词不当”也体现了村干部的一番苦心 08-0408:17:07
胡喜庆:“诗意批复”彰显组织温情 08-0408:14:13
王军荣:摘口罩能维护什么样的形象? 08-0408:10:09
郭喜林:为啥贵州扶贫干部的请假条火了? 08-0408:05:41
沈辰辰:“网红”请假条助力脱贫攻坚战 08-0408:04:35
储旭东:以柔性施策避开“悬崖效应”误区 08-0308:26:43
胡建兵:“山寨组织再曝光”之前的取缔了吗? 08-0214:59:04
陆仁忠:“精神残疾当选村主任”不能仅当笑话 08-0208:48:39
贾合祥:司法拍卖“1元水性笔”不仅是奇葩 08-0208:33:47
汪东旭:年轻干部要将“挂职”作“履职” 08-0207:57:59
隔山打鸟:持精神残疾证当选村主任暴露真问题 08-0207:48:31
刘颂寒:精神病当选村主任 怎么能够一路绿灯 08-0207:47:12
李丁乔:“精神病”患者当选村主任,该“治”谁? 08-0207:46:05
刘天放:聘任制公务员的市场化薪酬不能过高 08-0108:15:23
李振忠:悬挂光荣牌,是一种“能量激活” 08-0107:54:34
贾合祥:拥军,当从尊敬退役军人做起 08-0107:47:39
胡建兵:“警车被贴条”的看点不只在“贴条” 07-3108:38:28
倪洋军:“忙得没有时间”是不作为的“新变种” 07-3108:36:50
李丁乔:用考核“指挥棒”破除“留痕”乱象 07-3108:31:11
张维:西安警车被贴条的看点在哪? 07-3014:15:15
李忠卿:验收变“宴”收,真的是扶贫? 07-2913:59:56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