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丁乔:29岁挂副县长,学历不应成质疑焦点 05-2308:06:07
婧蓝:90后副县长,破格之后要有解释 05-2210:19:52
奇峰:29岁任行长挂职副县长不被关注才怪 05-2207:59:15
李丁乔:媒体聚焦是干部监督的“防腐剂” 05-2207:57:42
向秋:“治诬告”是最好的“还清白” 05-2111:07:42
杨维兵:让“业主群”“民工群”成官民互动连心桥 05-2008:04:21
向秋:营商环境不是“陪会”陪出来的 05-1807:34:58
李振忠:“微腐败”以人为本论伪正义何在? 05-1613:50:49
向秋:把医护带人插队定性为“腐败”不为过 05-1613:49:56
李丁乔:“不准居高临下”画出环保干部亲民形象 05-1613:48:08
隔山打鸟:改善营商环境靠开会,形式主义何时休? 05-1611:26:19
婧蓝:别把微信工作群“减负”误解为“减少” 05-1610:43:13
向秋:微信工作群本无错,错在成为基层负担 05-1608:23:21
李丁乔:“正在核查”不能没有“下文” 05-1408:07:51
严奇:超时核查的“曝光台”种了何种“尸毒”? 05-1408:07:07
李丁乔:干事创业切忌好高骛远 05-1107:19:36
张闲语:对基层主动减负要多一些鼓励 05-1013:46:02
婧蓝:基层减负切忌“头痛医头” 05-1009:53:29
胡建兵:“死人仍在被扶贫”只会弄巧成拙 05-1008:47:36
文霞:工作群少了会不会留下“信息盖楼”后遗症 05-1008:09:18
宋鹏伟:基层减负关键不在“几个群” 05-1008:07:30
胡建兵:不光彩的“传销重点城市”帽子何时摘掉? 05-0909:51:05
倪洋军:领导干部要“去部门化” 05-0909:18:13
朱永华:到底谁该“滚出去” 05-0908:17:32
隔山打鸟:谁让扶贫横跨了“阴阳界”? 05-0907:52:49
李丁乔:下班不发工作信息?喜忧参半 05-0907:45:19
李丁乔:怒怼群众不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05-0814:15:11
左崇年:让民众“滚出去”的信访官员当“快滚” 05-0808:27:17
史俊逸:干部让群众“滚出去”岂能批评了事 05-0808:25:09
向秋:打通“信息孤岛”方有“一网通办” 05-0808:22:26
张闲语:坚决剥掉“土政策”的炫目外衣 05-0808:11:35
杨维兵:党员干部要学会在网络监督中面对来访群众 05-0807:58:26
刘天放:被罚扫厕所是履行工作契约 05-0807:54:53
丁家发:“局长被罚扫公厕”是警示教育创新之举 05-0807:53:49
李丁乔:局长被罚扫厕所,轻了还是重了? 05-0807:52:00
婧蓝:“以材料论政绩”的官念该改改了 05-0715:06:00
隔山打鸟:局长被罚扫厕所,真能一劳永逸? 05-0714:45:09
贾合祥:真诚为民,勿忘设施便民! 05-0714:44:04
郭元鹏:“工作期间禁止吃零食”还要强调多少遍? 05-0707:59:24
李振忠:不妨让号令者先“趴起来” 05-0707:57:59
李丁乔:基层会议应不拘形式 05-0610:59:52
倪洋军:不能让“开会”沦为“洗责肥皂” 05-0610:00:02
丁家发:女副局长发飙与遵守政策一码归一码 05-0608:36:50
李丁乔:面对群众多些耐心、少些火气 05-0511:30:25
丁家发:“抢人大战”惠民政策不妨多多益善 05-0108:22:44
邓海建:“听不懂话”的霸气官员是如何炼成的? 04-3008:13:26
张维:“处理出言不逊的副局长”不能轻飘飘 04-3008:02:34
安星予:副局长怒怼群众“听不懂话”岂能“道歉了事”? 04-3008:01:41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