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不是“短暂停驻”    2019.6.13
  6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内蒙古一位驻村第一书记的文章《驻村关键要“助村”》。文章以第一人称的方式,描述了其作为驻村第一书记的经验与感悟:真心交流、真抓实干、老实做事。3个月
对“精致走账”要“精准打击”    2019.6.12
  前不久,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纪委监委通报曝光了5起干部违规公款吃喝典型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这5起典型问题的当事人都在报销上挖空心思,分别以场地租用费、森林管护费、玉米种植补贴款、人
“不收现金就不是受贿”是怎样的逻辑?    2019.6.10
  2018年12月29日,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审理认定镇海区新城管委会原招商科科长黄伟利用职务之便,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犯受贿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罚金人
问责不能缺位更不能越位    2019.6.4
  据报道,有员工早上9点在办公室喝牛奶,被开出问责意见单;有教师假期自费聚餐,被纪委通报批评;有干部在扶贫手册中写错两个标点符号,被通报批评……类似这样的现象,或是过度依赖问责来
保障公职人员带薪休假难在何处?    2019.6.3
  近日,云南省委组织部研究制定了落实“基层减负年”六项措施,通过实际行动让干部“轻装上阵”。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加大对组工干部关心关爱力度,落实好带薪休假、领导干部走访慰问困难干部
“主要领导签字”不能滥用    2019.2.27
  最近,和在基层工作的朋友聊天时,他向我吐槽说,现在许多上级文件后面都有“主要领导签字后报送”这条规定,这让他大为头疼。原来,在一些单位,不管工作轻重缓急,也不管到底有无必要,在
缺乏走心实质的创新是本末倒置    2019.2.20
  近日,一个在乡镇工作的朋友向我吐槽,说在制定年初工作计划时,他们单位又被上级要求必须做出一些创新亮点,以实现“一镇一特色”的上级目标。问题是,把基础工作做扎实,就需要耗费大量的
有一种形式主义叫“500G迎检资料”    2019.2.18
  安徽某县一所公立初级中学团委书记兼班主任介绍,去年学校买了一台硬盘容量1000G的文件服务器,本以为能用很长时间,结果一学期就用掉了500多个G,而且里面没有多少教学类文件,大
“午休双休都不休”填补政务服务“空白地带”    2019.2.15
  近日,石家庄市政府为落实“三深化三提升”活动,深入推进机关效能革命,即将实施公共服务窗口延时错时工作制度,其中有一条“午休双休日都不休”,引来网友热议。(2月13日,人民网)
共治共享打通城市治理“最后一公里”    2019.2.13
  在城市化进程中,曾经鸡犬相闻的乡村,如今被鳞次栉比的社区所取代。社区是城市治理的基本单元,也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群众的“神经末梢”,社区的发展安定,很大程度上关系着城市基层治理的
“挑肥拣瘦”不是驻村扶贫的正确姿势    2019.2.12
  “这个村太穷太乱、那个村太边太远,能不能帮我换个好点的村……”某些干部在驻村时,喜欢选择经济、环境、交通等条件相对较好的先进村,而不愿意去那些小散边远的后进村。对此,群众戏称为
有人情味的官方通报更直抵人心    2019.2.12
  “生命不易,一路前行,且行且珍惜。父母渐老,羔羊跪乳,须报养育恩。”“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生命的旅程中,奋力跋涉,负重前行。”……这样一段情深意长的文字,出自山东莘县公安局对“莘县
从细节入手的履职折射务实作风    2019.2.11
  春节返乡,注意到一个细节:基层劳保部门,趁着外出劳动力密集返乡之际,通过印发纸质材料和现场讲解等方式,集中宣传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得到了广泛的响应。许多家庭在青壮年的解释和要求下
莫让购买服务成懒政“挡箭牌”    2019.2.1
  本来是政府部门的分内职责,却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转嫁出去;本来是政府部门应该面对的问题,却甩给了第三方机构;本来是政府部门要解决的改革痛点,却靠购买服务移花接木……半月谈记者在基
基层一天换4次横幅折射几多问题    2019.1.30
  “不管什么事,条幅先挂上。”中部一名村支书说,当地有个“土办法”,听说有检查,立马准备条幅。“比如,最近考核扶贫成果、考评扫黑除恶成效,那么标语上墙、横幅上街,肯定得做啰!”有
移风易俗要警惕权力的手伸得太长    2019.1.30
  因为给母亲办70周岁生日酒,湖北恩施州建始县长梁镇榨茨河村村民王忠才一家三口被取消低保待遇。长梁镇政府工作人员回应称,当时村支两委接村民举报后,及时劝阻无效。村民继续反映到镇纪
莫让“不够”遮蔽真问题    2019.1.29
  岁末年初,在开展总结述职、年度考核、民主生活会时,总能发现一些被用得俗滥的词汇:学习不够深入、思想不够重视、作风不够严实、担当不够强劲等等。这样的表述似乎没什么毛病,毕竟,在推
莫让借调成为“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2019.1.28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县市级部门经常会到乡镇借调一些年轻干部,被借调者的编制还在乡镇,大都无法正式进入借调单位;如果想返回到基层再提拔,却因脱离乡镇多年,乡镇一大堆等着提拔的人早已
“调子”放低些,“步子”走快些    2019.1.24
  近日,有两座城市先后进入了“GDP万亿元俱乐部”。面对成绩,一座城市进行了广泛报道,在官宣中高呼“请喊我特大城市”;另一座城市在舆论中却没有只言片语,表现得很淡然。透过这两座城
年终考核要挤干“水分”晒出“干货”    2019.1.23
  岁末年初,不少单位都要进行年终考核。作为盘点工作成果、促进任务落实、进行总结提升的一个方式,年终考核有其重要意义。然而,有的基层干部反映,年终考核的一些“老问题”,仍在不少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