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颂寒:郑州村民被强拆 真相不能缺失

      国家早明文规定,严禁强拆,没有得到拆迁许可手续行为之前,就是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的行为。那些强拆者,如此胆大妄为,执法人员的态度却如此暧昧,怎么会让人不怀疑?对于这种情况,真相究竟如何,实在让人心生好奇。

  • 胡建兵:“不得超6000元/晚”是限价还是抬价

      三亚对该市客房价格出台每晚不高于6000元的“最高限价”,这种“最高限价”,眉毛胡子一把抓,不管是高档酒店还是中低档酒店都实行同一的“最高限价”,会让一些人有空子可钻,这样的规定最大的危害可能使客房价格飞涨,给三亚的旅游市场造成混乱。

  • 张立:从年终奖多寡中读懂民生冷暖

      每当年终岁尾,各单位的年终奖,总难免被公众拿出来比对,也总有巨大剪刀差。从动辄十几万、万元到只有1.5元的年终奖里,多寡高低,几家欢喜几家愁,不再是简单的数字,总可以读出民生的冷暖沉浮。

  • 李蓬国:宣传“舍己救人”不如提倡“保己救人”

      “救人”的精神固然可贵,但何必抱着“舍己”的心态?生命对每个人都是最可宝贵的,在“救人”的同时也注重“保己”,岂不是更好?一味地宣传“舍己救人”,实际上等于宣传一种“一命换一命”的思想,并非理性的“正能量”,实在不宜提倡。

  • 程振伟:郑强回浙大,“贵大校长”成绝响?

      中国不缺高水平教授,更不缺大学校长,但缺少个性鲜明敢说敢干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的大学校长。郑强这些年来以“贵大校长”的网红身份掩护,不经意中成了西部教育均衡发展的代言人,他的大胆改革不经意中让贵大离现代大学制度迈进了一步。

  • 丁恒情:加价约车,监管空白如何填补?

      不得不说,加收“调度费”或许是一种无奈的结果。它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春节临近,出行高峰到来,网约车的资源有限,类似于医院的专家号,急于出行又打不到车,乘客只能“病急乱投医”。网约车平台如此“行为”,就是“不地道”,就是“趁火打劫”,与“土匪”没有什么不同。

  • 刘天放:“家政”回家过年,自己动手如何?

      家政人员回家过年,对那些患有“家政依赖症”的人就是个自己动手的好机会。自己动手劳动不是很惬意?这不仅能让一些人长期“闲置”的双手有了用武之地,防止它们“生锈”,也借机反思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否真的健康。

  • 印荣生:防雾霾,从不放烟花爆竹做起

      “做我做起”、“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少说多做”……类似的宣传语,我们早已烂熟于心,但深入人心,进而促使人们付诸行动,并不尽如人意。很多时候,是指责别人多,要求自己少;说的多,做的少。即便是在雾霾肆虐之际,也少有反求诸己者。

  • 张洪泉:洞房之夜锤杀新娘,究竟该怪谁

      农村彩礼高,是近年媒体反映颇多的一个话题,但是好不容易娶到家的媳妇却在洞房之夜给杀了,尽管是偶发案件,但背后的原因仍需要追问,究竟该怪谁呢?婚姻不是买卖,女儿也不是物品,如果把彩礼当成婚姻的一个筹码,就失去了婚姻的意义。

  • 付尹:春晚淡了,年味黏了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过去,春晚独占花魁,地方怎么想办法弘扬民俗文化,也热闹不起来,大家的眼睛盯着央视春晚,有什么办法呢?可今年春晚淡出,一下就调动了地方办春晚的积极性。

  • 刘天放:对“每人30万红包”不必过分渲染

      如果一味渲染,就是导向出了问题,就会给人一种错觉,即不劳致富甚至不劳而获是可能的,而且一旦富了,还是暴富。尤其是对那些本就想不劳而获的人或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来说,就更具有误导性甚至欺骗性。

  • 王军荣:“看胸看脸”的“招生标准”也未必不是“实话”

      “看胸看脸”的“招生标准”也未必不是“实话”,或许曾经发生过,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最重要的是要让公众相信,即便有“看胸看脸”的坏教授,也是不可能再实现了。公众才能安心、放心。

  • 邓衔龙:“大熊猫”死因公布可推迟,消息公告不该拖延

      公布死亡原因和公布死亡消息是两回事,正如面对质疑,相关工作人员作出的回复一样,公布死亡原因需要经过调查,而调查肯定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死亡消息还是可以及时公布的,尽管需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同意才能公布,但是再怎么逐渐上报也不需要一个月吧?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