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荣生:“停驶有奖”,引导市民低碳出行

      成都以“停驶有奖”的方式,鼓励私家主动申请停驶,这是交通管理模式的又一次创新。此举有利于减缓道路交通压力,优化驾车出行体验。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有助于引导市民调整出行乃至生活习惯,更多地选择地铁、公交或共享单车等低碳出行方式,进而践行低碳的生活理念。

  • 邓海建:一年后,网约车“玻璃天花板”仍待打破

      从盼星星盼月亮的欣喜,到心力交瘁的地方博弈;从对包容审慎之共享经济的信仰,到夹缝求生的愤然憋屈——这一年,面对潮起潮落的网约车,历经各类新政的磨砺,乘客的不解与愤懑、各方的误解与原罪,也算渐渐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了。

  • 胡建兵:“最高罚20万”让驴友不再任性

      现在,很多驴友十分任性,以旅游为名,违规开展户外探险等活动,经常出现被困山中的情况。出现问题后,当地有关部门派出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救援。之前,那些被困的驴友被救后,最多受到舆论的谴责,但对于他们来说,不仅没什么损失,反而让他们扬了名。

  • 黄齐超:防控盲目吊瓶,医院和患者都要“关照”

      不合理的抗生素滥用,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然而,一些基层的医疗机构为了自身的利益,无视卫生部门的管理措施,怂恿患者静脉注射——挂吊瓶;再者,由于挂吊瓶能让病症缓解得快,大部分患者也迷信挂吊瓶输液。从这个角度看,控制静脉输液,应当抓基层医疗机构和患者两个方面。

  • 郭元鹏:“拍黄瓜被罚1万元”是在混淆视听

      拍黄瓜被罚1万元”,是堂生动的法制课,这让商家和食客都知道了一个信息:原来超范围经营菜肴是不允许的,不是办理了营业执照就什么菜肴都能销售的。“拍黄瓜被罚1万元”,餐饮企业超范围经营的行为早就欠扁了。

  • 李蓬国:空气质量岂能“选择性比较”

      北京之所以不拿今年的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可能是因为“下降1.5%”说明空气治理效果不够显著,于是,就挑出一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年份来比较,以“放大”现在的工作成效,凸显现在的空气质量“可圈可点”。可是,这种“选择性比较”难道不正是“心虚”的表现吗?

  • 张立:路烂果贱如何让果农奔小康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被广泛认同的致富经,在广西百色右江区阳圩镇再次被证明。只不过,这次证实的却是果农们苦涩的等待。五年破损的道路,一年比一年破,果农们守着成熟的芒果赚不到钱,正成为横亘在果农致富路上难以逾越的“最后一公里”。

  • 程振伟:“月薪三万“怎能填上培训资本挖的坑?

      暑假的本意是让孩子们劳逸结合,至少休息好,可现如今的暑假,竟成了“一不小心就输在起跑线上”的关键时期。每年暑假,当你听说哪个家庭收入有多高,花在孩子身上的培训费用有多天价,你要提高警惕,别一不小心掉进培训资本挖的大坑里。

  • 郑端端:让自我革命成为一种自觉

      业可进而不可退,气可鼓而不可泄。改革是中国共产党又一次自我革命,我们要大力弘扬自我革命精神,敢于拿起“手术刀”革除自身病症、纯洁自身肌体,在革故鼎新、守正出新上不断实现新的跨越,才能不断续写新的光辉与梦想。

  • 李忠卿:原则上不输液实际就是不讲原则

      过度医疗的典型症状之一便是看病必输液,不可否认,输液确实能起到疗效,但是一旦产生了耐药性,后果是致命的,病情发作时便无药可治,医生也一筹莫展。据知,中国属于滥用抗生素的重灾区,人均输液量成为全球第一,不过这个第一很不光彩,甚至极具讽刺意味。

  • 张立:城市抢夺人才大战需互利共赢

      城市和人才之间的相引相吸,是一个双项选择的过程,在相互选择中,实现城市和人才的共赢。即便有高度重视的人才政策,但其他配套措施不到位,也难以支撑起城市对人才重视的框架。而人才对城市的选择,在经历了现实和理想的综合较量后,呈现出各得其所的良好局面。

  • 王军荣:完善家务劳动补偿机制保护“全职太太”

      在实行夫妻共同财产制的国家,如果共同财产较少,只依靠财产分割不足以补偿一方当事人对家庭的贡献,也酌情判给该方当事人以补偿性扶养费。可惜的是我们的法律没有这此规定。完善家务劳动补偿机制显然不能再等了。

  • 邓海建:“东天互撕”,玻璃心还是搞霸权?

      动辄“拉黑”、频繁“封杀”,打着消费者权益的旗号,却从不与消费者商量。作为婆婆的苏宁固然要出来说几句话,但面对“玻璃心”还是“搞霸权”的追问,究竟是电商“自绝于物流同行”还是快递“自绝于用户”,恐怕市场监管方不能作壁上观、不能视而不管。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