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立:在建电厂再现事故,原来血的教训呢?

      江西丰城电厂事故血的教训还没走远,广州从化在建电厂作业平台坍塌再现,危险恶魔再次盯住电厂作业平台,不能不让人背后冒冷汗,脚底裂薄冰。事故造成9人死亡、2人受伤,事故造成的伤亡虽远不及江丰城,但从化步丰城后尘,又很难让人们平稳坐下来。

  • 刘天放:让更多“深喉”站出来需完善奖励机制

      消费者与食品行业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往往处于信息劣势地位。因此,鼓励“深喉”,即内部举报人来应对食品安全问题不失为一种有效手段。从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深喉”制的确对遏制和威慑黑心商家起到了很大作用。

  • 陆玄同:同情“刺死辱母者”也是同情我们自己

      我们必须承认不平等的存在,那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建立更完善的弱者保护制度。最起码我们的法律是让弱者活的有底气有尊严,而不是让他们变成更弱者,不是吗?我们同情于欢也是同情自己,我们生活在不确定性因素保包围的世界里,我们希望法律的正义向着自己。

  • 朱永华:目睹母亲受辱儿子该如何“规范操作”?

      之所以删除了实施见义勇为行动中的“重大过失”责任,其主题理念就在于为正义行动扫清障碍,让彰显法律正义的行为人充分享有“特殊待遇”,而保护母亲不受伤害尤其是不受外人侮辱,不只是做儿女的道德正义,更是被现代社会制度普遍认同的法治正义。

  • 刘天放:建筑工收入碾压白领不是“脑体倒挂”

      脑体倒挂其实是在中国特定的经济体制和错误的劳动价值观念下形成的,是计划经济时代“动脑不如动手”的产物。可谁说“动手”就不如“动脑”呢?“贴瓷砖”一年能挣20万当然比一般白领都高。然而,这并非“脑体倒挂”,如果有人感到不公,那么这部分就是“观念倒挂”。

  • 李长安:还有多少干部为官不为?

      当前,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都处在“瓶颈”时期,如何攻坚克难?如何履职尽责,对党和人民负责?这就需要广大党员领导干部拿出“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大无畏勇气和决心,把责任扛在肩上,落到实处,战天斗地,撸起袖子加油干。

  • 胡建兵:“天价抗癌药”是趁火打劫的“夺命药”

      国家卫计委要建立肿瘤药谈判机制,彻底改变药品采购不够公开透明,中间环节过多等问题。建立起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监督、医院内部民主监督、政府部门审计、纪检机关检查等多管齐下的药品采购综合监管体系,切切实实地把肿瘤药等药品价格降下来。

  • 山居闲人:“留职不停薪”难道不是鼓励“吃空饷”?

      既然人不在岗,就没有履行岗位职责,如若照领工资不误,就是“吃空饷”,这个道理任何一个神智清醒的人都能理解,无论国家哪个部门在制定政策时,一定要要做好细致的调查研究,不能出现如此明显的暇眦,以免被民众“看扁”或误以为是故意预留的“后门”。

  • 印荣生:城镇化里本不该有“小学生如厕难”

      每起事故发生,紧随其后的,几乎必有信誓旦旦的“举一反三”,这一次也不例外,近日,濮阳全县学校正在进行安全隐患大排查。但如果只是“厕所大检查”、“疏导责任再提醒”之类,那么这个“举一反三”,恐怕还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

  • 谢晓刚:窃贼“公司化管理”的现实讽刺

      盗贼团伙化以“公司化管理”模式存在,倒还不鲜见。而且这个“公司”员工的忠诚度,会令很多正常企业所汗颜,看看我们现实生活中,多少企业在苦叫着高薪留不住人,多少行当在呼吁着缺乏专业人才,可又有哪个企业真正自省、自问过“我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员工”呢?

  • 胡建兵:市委书记任“总厕所长”不掉价

      “总厕所长”这个职务,听起来并不高雅,就是把这个所谓的职务给普通的保洁员,恐怕也不一定愿意接受,就是担任了,也有可能被人嘲笑。而这位市委书记的职务竟然跟厕所搭上了边,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 印荣生:岂能要求举报人“现场领奖”?

      举报涉嫌犯罪,其结果大都是被举报人被送进了大牢,这无疑会让被举报者“恨之入骨”,在这种情况下,打击报复只愁找不准目标。而要求举报人“现场领奖”,很容易导致举报人身份暴露,给被举报人提供“靶子”。事实上,这样的事被媒体曝光的已经不少。

  • 张楠之:保育员投药背后的精神病人就业问题

      康复患者的就业权需要保障,其他人的人身安全也需要保障,两者之间不应该是你死我活不能并存的问题,而是可以通过何种方式和途径同时进行保障的问题。这一点,既考验立法者的智慧,也考验社会管理者的智慧,但无论如何,不能放任这一现象、回避这个问题。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