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楠之:“保证金”是教学伤害而非创新

      教育上的用心值得赞扬,管理上的创新值得鼓励,但创新的方向必须得到规范和引导。任何教学或管理方式上的创新,都必须既合理、合法,又合乎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而且,任何创新在付诸实践之前,都必须经过科学而严谨的论证,而不是某位老师想怎么做便怎么做。

  • 张立:脱离方便的前提,共享汽车恐难行远

      共享汽车,是否真的可以优化城市交通,方便城市出行人,给一座城市带来新的生机和活力,需要紧紧围绕便利性这个核心,需要城市和市场进行更好的互动选择与融合,否则,再美好的愿望也难以复制出成功的路径,共同利益最大化也就难以实现。

  • 黄齐超:圆通倒闭传言,拉响民营快递发展危机警报

      虽然谣言得到了澄清,但无风不起浪,现在看,倒闭谣言原来是快件在个别网点大量积压,用户强烈不满所致。尽管北京圆通快递经受住了考验,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这次春节危机,但它对民营快递来说,无异于一次红色警报。

  • 磊磊:老外免试上清华是一种情绪化解读

      这种招生形式的变化,其实扩大了优秀生源的申请范围,无形之中也增大了申请者的竞争压力。即便“具备申请资格”也并非就登上了“直通车”。外籍学生申请国内名校“不用考试”显然只是对招生新政的片面解读,是不理性因素使然和情绪化归因的结果。

  • 刘颂寒:别因戏谑忽视公厕坍塌背后的问题

      如厕时候遇到公厕坍塌,这的确可以算是人生的一种不幸。于是,许多媒体加上了“史上最倒霉男孩”来形容这名不幸的男孩,网友也戏谑的称“上厕所又要冒着生命危险”。本来是一场公共事件,经过媒体这么报道和网友的调侃,完全将焦点变成了这名男孩的不幸。

  • 程振伟:别因拆迁补偿偏离了人生

      城镇化红利伴生的拆迁补偿,给一些家庭带来了额外资产和收入,不少曾经的农民,因为不善于规划经营人生,一时间偏离了勤劳简朴的人生,过着奢侈铺张的人生,其中不少人疏于对子女的教育培养,最终饱尝“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人生苦楚。

  • 刘天放:恋爱被开除自杀的女孩本该活着

      花季少女凋零,到底谁之过?悲剧绝不能就这么过去,而是要进行深刻反思,否则,怎能对得起孩子?小芳自杀是因为被学校开除,而开除的原因是她早恋。那么,不开除她不行吗?为什么非要选择剥夺她受教育权利的方式呢?对孩子的教育,难道只能采取这种极端方式吗?

  • 张立:诚恳接受批评才能打赢改错翻身仗

      黄林武说,云南旅游问题让自己非常痛心反思。但是,反思在哪?云南旅游存在的问题,被曝光应该是重获生机的机会,而不是丢脸丢官的个人狭隘观念,更不是对媒体的曝光而反唇相讥。对每一份批评,应该坚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倘若没有了批评,云南旅游也就真的无人问津了。

  • 向秋:官员写诗恶心记者,想为乱象护短?

      “黄大象”作为官员,对于媒体的相关监督批评,本应抱着“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态度,当成是对工作的鞭策和促进。“黄大象”却对媒体的相关监督批评报以抵触情绪,并写诗恶心记者,可能无法“洗白”云南旅游乱象,只会招致大家的批评。

  • 维扬书生:整治闯红灯离不开法条的硬度

      整治非机动车闯红灯,罚抄100遍“红灯停、绿灯行”,不如回归到交法上来。让法条有硬度,执法部门做到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执法必严,让所有违反交法的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社会、给他人带来的伤害,让他们学会承担责任,懂得法律的不可侵犯,接受违法的深刻教训。

  • 印荣生:“炮轰”记者是苍蝇,自证旅游“蛋有缝”

      黄处长以某些无良导游的作派,以“炮轰”为能事,侮辱记者为苍蝇,公然藐视舆论监督。这无疑是一次形象自损,就是其背后的云南旅发委的形象,也被损得不轻。这样的“炮轰”,与其说轰的是记者,不如说轰的是自己乃至整个云南旅游。

  • 张立:“以布止虎”,请莫拿安全当儿戏

      可以想象,一把弹弓都能将玻璃墙置于裂纹满面的状况,这些玻璃真的能够让老虎止步吗?倘若老虎对破损玻璃发威,又岂止是玻璃墙完好的问题,而是游客安全和动物园承担何种责任的问题。“以布止虎”,在安全问题上如此对付,游客安全怎能得到保障?

  • 张楠之:挖出套牌车背后那只“六耳猕猴”

      一只六耳猕猴的出现,把取经团队和天庭搞得鸡犬不宁,不知道这辆套牌豪车的出现,会不会在深圳相关部门那里掀起些波澜,毕竟,这里边既有汽车走私的疑云,也有交警部门存在“内鬼”的可能,更有暗藏的腐败阴影,深入挖掘下去,绝不是挖出只六只耳朵的猴子那么简单。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