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建兵:“一日游”手术为看病难和贵减压

      “一日游”手术,既可以让医疗资源得到更好的更充分的利用,也可以使看病难、看病贵得到减压。因此,邵逸夫医院的“一日游”手术,值得推广。当然,有关部门对于这种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做法,应该给予适当的补偿和奖励。

  • 刘天放:各领域常患的“论文病”该治治了

      科研的重要性不容置疑,但面对大多数人,绝不要搞成一刀切,否则,就等于逼着人去造假。毕竟,多数人不适合于搞研究,而是实际应用。由此,过分看重科研,各领域患的“论文病”该治治了。

  • 郭元鹏:“殴打祁同伟”里释放多少反腐期待?

      对于我们普通市民来说,应该把对腐败分子的痛恨化作参与反腐倡廉的激情。我们不能做“殴打祁同伟”这样的可笑事情,而应该像“朝阳群众”那样,发现腐败、举报腐败、铲除腐败,为有关部门积极提供查处“祁同伟”们的线索。请把“殴打祁同伟”的愤怒化作反腐激情。

  • 郭元鹏:“权威发布”为何难战胜“小道消息”?

      “权威发布”和“小道消息”需要争夺的不仅是时间,还应该是“权威发布”真的很权威,发布的信息都是真实的,都是没有问题的,都是对公众极度负责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成为“权威发布”,才能赶走“小道消息”。

  • 隔山打鸟:警惕办公微信群中的工作微信化现象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在看到办公微信群带来的正面影响时,也别忽略了它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使用办公微信群应严防两种倾向,一是在办公微信群中存在的工作微信化,二是在办公微信群中存在的使用超时化。

  • 刘天放:让“驻京办”不能“乱办”需严格监督

      人们一直对驻京办感到有些神秘,这是因为驻京办缺乏透明。被外界“神化”的驻京办只有再公开透明一些,是自己的职责和定位更加符合规定的要求,才能取信于民,也才能降低廉政的风险。

  • 隔山打鸟:房价一律只能降不能涨有违市场规律

      房价一律只能降,不能涨。不得不问房价的降和涨是市场行为还是行政行为,以行政命令来要求房价,从小来说是不遵循市场法则和规律,从大来讲是行政对市场的故意干扰。不管是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还是从法治的角度,都不得不说是一种倒退。

  • 山居闲人:让礼貌用语与文明结伴同行

      伴随着近些年来物质文明建设水平的不断提高,本该水涨船高的精神文明建设却反而在某些方面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这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存在明显偏差,确实值得我们深思和警觉。

  • 陆玄同:《人民的名义》:魅力在故事外

      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人情本身就成了一种力量,《人民的名人》所展现的又何尝不是这样一个人情链。试想如果没有陈岩石和沙瑞金的这层关系会怎样,后面的所有的正面都还会存在吗?就像侯亮平所说,老百姓就是很多人用来对不起的。

  • 李丁乔:领导干部“逢会必稿”的病必须得治

      “逢会必稿”已经成为当前很多领导干部为官从政的通病,对讲话稿的依赖性已经达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不管是大会还是小会,不管是开什么样的会议,只要领导干部一坐到主席台上,就不得不拿起稿子来滔滔不绝。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病,不治不行。

  • 张楠之:“代写论文”红火,诚信环境堪忧

      代写论文市场背后,是一个不诚信盛行的环境,而且,这个环境的边界因为这一市场的存在而被一点点地扩展着。一个即将踏上社会的人,如果连最基本的诚信都做不到,又如何能在社会上立足呢?

  • 胡建兵:“抄交规”治违章是副“好药”

      萍乡交管部门尝试用“手抄交规”的方式劝导轻微违章者,既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教育作用,也回归了处罚交通违章的本意,使处罚更具人性化,使市民更愿意配合交警工作,同时也使更多的人参与到遵守交通法规,宣传交通法规的行动中来,是治疗交通违章的一副“好药”。

  • 李兆清:世界读书日,“三有”铺就提升路

      阅读是提升科学文化素养、道德文明素养的重要途径。人们会认真阅读,在阅读中潜移默化地提高自己的素养。然而,国人平均读书近八本,尽管与之前相比有一定的提升,但提升空间依然较大。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