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云青:求职莫问五险一金?这个建议“有毒”

      想要了解“五险一金”和“加班费”等待遇情况是劳动者的合法权利,就不要硬扣个“没有追求”的帽子来堵求职者的嘴了。而这种经不起推敲且有误导职场新人之嫌的“有毒”建议,本不该大言不惭地广而告之,既然上了电视,就得受批判。

  • 刘天放:影视剧翻拍:“致敬经典”还是“黔驴技穷”?

      翻拍盛行,射出中国影视剧行业的急功近利心态。文艺创作,关键在于一个“创”字,而翻拍或重拍与创新不粘边,也恰恰说明一些人在创作上已经江郎才尽。经验证明,只有靠创新,才能使艺术之树常青。

  • 郑渝川:中戏羽绒服高价倒卖,学生当真有错?

      实际上,中戏校方还可以进行另一种选择,就是正视“明星同款”、明星母校衣服的稀缺性和商业价值,将之发展为文创项目,与有关品牌企业合作,进行相关的周边产品开发,把赚到的钱用来补贴在校学生和青年教师。

  • 张维:“孩子是捡来”的玩笑话不说为好

      要知道,孩子好奇心是与生俱来,你越是藏着掖着,他就越对此有好奇心。所以,我们家长在回答孩子提出疑问时,要大大方方地满足孩子猎奇心理,尤其是在孩子生理卫生教育上宜早不宜迟,既不能让孩子在性教育上遮遮掩掩,更不能谈性色变。

  • 江德斌:监管风暴来袭,“现金贷”步入发展拐点

      在实体经济处于供给侧改革、新旧动能转换,楼市步入长效调控机制的关键阶段,必须牢牢抓住资本的“牛鼻子”,严控资金违规流入虚拟经济,严防爆发金融危机,给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的震荡风险。

  • 郭元鹏:治理“警车违章”不能依靠市民开罚单

      “市民给警车开罚单”已经处罚了涉事交警不就结束了吗?其实不然,“市民给警车开罚单”不能就事论事简单处罚,这起“市民给警车开罚单”事件是借助法力无边的朋友圈传播才引起重视的。假如说,没有被朋友圈广泛转发,是不是也能被处理?

  • 刘天放:只挣钱的网红在线教育质量在哪儿?

      缺少对在线教育的客观评价体系,只见钱,却见不到学生实际学习成效的在线教育,如果就这样走下去,不仅自身很危险,更是在浪费资源、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多是在做无用功式空转,那么,受影响的也不仅是学生自己了,而是整个国家的教育。

  • 黄齐超:谁来审核不会念经的“洋和尚”?

      外来的“洋和尚”也未必能念好洋泾,更何况,他们可能压根就不是“洋和尚”呢?能聘请到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当外语教师,学校的身价就倍增,学生的学费也随之增高。可是,能说母语就能胜任教师,这个是非常不靠谱的逻辑。

  • 刘天放:廉价药短缺这样的事该惊动总理吗?

      在我国,目前从药品生产到审批等缓解尚存在缺陷的情况下,保障本身就是为平民百姓设计的“廉价药”不断供、不过量,就需要有效干预。而最终解决问题的办法,还必须在制度建设上再加把劲,否则,下一次“廉价药荒”还会到来。

  • 郭元鹏:“换头手术”的真正意义在于勇敢探索

      如果放在几百年前,“换心”、“换肺”、“换肾”都应该是当时人们难以接受的,也会存在伦理考量。但是,这样的手术在新时代造福了更多的患者。“换头手术”也是一样的,尽管眼下存在伦理道德质疑,可是应该宽容“先研究起来”。

  • 江德斌:莫拿“阴谋论”看待企业家办教育

      社会应珍惜企业家的价值,营造尊重企业家的环境,不能再重复历史悲剧,随意往企业家身上泼脏水、扣帽子,将贫富差距、环境污染等社会矛盾都归咎于企业家责任,甚至于搬出阶级斗争的陈腔滥调,都是极其错误的做法。

  • 王军荣:“中国医师节”不要成为歌颂或吐嘈的节日

      一个节日不在于过得多热闹,也不在于有多少人参与,在“中国医师节”这一天,医生还是要给病人看病的,不会因为这一天,所有 的医师都休息了,但这一天却应该过得有意义些,而不是成为一个歌颂节或是吐嘈的节日。

  • 朱永杰:别把个人隐私当做“筐”

      个人隐私不是个“筐”,啥都可以往里装。诸如姓名、性别、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等个人信息,是不该贴上个人隐私这个标签的。一旦个人信息跟公共利益发生关系时,就必须在政府信息公开的轨道上畅行无阻,决不能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损害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

  •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