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应加速城市经济治理数字化转型

http://www.scol.com.cn(2021-11-18 16:47:28)  四川在线  编辑:盛飞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作者:吴垠
作者:吴垠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在疫情不确定性持续发展、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数字经济成为撬动经济增长的新杠杆,数字技术在城市治理中也被广泛运用。“十四五”期间,数字技术支撑的新型产品、服务、业态、商业模式不仅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而且将深刻改变四川城市的治理模式。

  城市经济结构的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消费创造重量级城市新消费形态。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数字技术和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展示了广阔的应用前景和强劲的增长潜力。在5G等新技术支撑下,城市数字消费将出现百亿级、千亿级的新突破,网络办公、网络会展、数字学习、医疗、文化、传媒以及智能家居、穿戴、交通出行等都将较快发展;城市依靠实体经济发展聚集人气的模式如没有数字化赋能,将举步维艰。

  数字化生产提高城市全要素生产率。城市数字化赋能,使城市资源配置功能向企业生产核心环节延伸,提升生产过程管理的时效性、精准性、前瞻性,提高生产效率;数字化向企业外部多端延伸,可连接供应、销售链,提升城市全链条资源配置效率。数字化智能化可同时实现个性化定制和低成本制造,客户可以实时提出需求,全程参与研发生产过程,这符合以人民为中心的城市发展的精细、个性、定制化需求。精准制造还能减少生产过程中的原料消耗、碳排放和污染排放,推动高质量发展。四川已根据数字经济发展实际,以成都为核心,以区域中心城市和基础较好的城市为重点,以国家、省级产业园区和平台等为载体开展先行先试,带动城市经济数字化转型。

  城市数字化发展将跨界提供全新消费场景。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向场景化发展,期望能一站式获得智慧家居、出行、学习、娱乐等全场景解决方案;消费的标的物发生了质变,城市实体经济面临大规模的行业洗牌。数字技术可以打破行业壁垒,跨界连接多个企业、产业和生产要素,形成产业生态圈。城市产业生态圈内的消费者、企业和生产要素彼此相连,不断挖掘用户需求图谱,同步迭代,实时互动,动态满足用户需求。

  数字化网链将提升城市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的稳定性、安全性。数字化平台能聚合产业链多个环节、企业和生产要素,提供多类型的交互机会,提供业内所需的各种服务;以往只能是北上广深等城市才能参与的全球产业分工,现在利用数字网络平台,其他城市也能以各自独有的优势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疫情期间,原有的产业链断裂时,平台可以智能化地在供需双方之间进行匹配,迅速寻找替代方案,快速补链接链。与线下单点连接的传统产业链相比,数字化平台能形成多点连接的产业网链,使全球分工体系快速接入各级城市。

  数字化成为城市资源分配的重要方式。以四川为例,人口规模的扩大使四川各级城市的金融、交管、物流、生产等部门配置资源的压力增加,需要资源数字化配置赋能城市治理。其中,物联网能够为生产从集中化到分散化并形成新的生产组织方式开辟广阔前景。还有一些数字化平台嵌入城市治理,这可以实现设备资源组合的柔性化和智能化,生产组织效率高、速度快、成本低,是一种可以利用的资源配置模式。

  数字条件下的四川城市经济治理

  架设数字治理制度和政策体系。把城市与应用场景建设紧密结合。传统城市的基础设施导向要翻新基础设施,成本大、周期长、资源消耗高、环境破坏大、碳排放大;当下,城市治理重在微改造,尽可能利用现有设施更新场景,把数字技术融入场景建设,四两拨千斤。例如,宽窄巷子的数字场景化改造就是数字治理融入城市文旅经济转型的试点。另外,政府也要积极稳妥地促进新的应用落地,尽可能与所在场景实现即插即用。推进高水平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将5G相关技术群及跨界多场景融合技术“一揽子”纳入眼界,鼓励以企业为龙头推进产学研合作创新。推动场景数据公开、服务输出,在做好必要数据保密的同时,让更多主体挖掘和创造新的数据价值,产生经济和社会效益。还应关注数字弱势群体,使其更好地共享数字红利。

  城市数字治理要与市场经济充分结合。经济调控应利用数字技术探知经济实时状况,通过不同来源数据的交叉复现把握事态真相。例如,疫情下服务业开工的实时情况,主要来自通信数据平台和消费数据的网络平台;各地应对疫情的情况特别是基本建设项目的进展情况,主要来自绿码技术、工程机械平台的“挖掘机”开机指数等。这些数字指标不仅实时精准,而且能相互印证,可信度高。在市场监管方面,新的技术手段可以筛选出重点跟踪的企业和产品,并与更多已知信息进行交叉比对,识别异常现象,及时发现那些违规违法可能性较大的市场主体,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管;并最大限度减少对依规依法企业正常经营活动的干扰。

  有效监管城市数字技术的应用。对城市数字技术治理的基本规则进行监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广泛应用越来越多地决定着每位公民在信息方面的可知与不可知,在资源分配中的可得与不可得,在社会活动中的可为与不可为;数字平台等城市数字经济治理的关键节点既能方便人们的生产生活,也可能出现利用数据搜集、分析的优势形成垄断、大数据杀熟、二选一等伤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数字技术被滥用,还会违背公共利益和社会价值观,导致各种歧视行为。需要引导形成数字技术的价值遵循和原则,划定底线和边界并严格监管。在促进城市数据产业发展、数据权益分配和个人隐私保护等方面把握好动态平衡。应坚持四川城市数字化治理以人民为中心的原则,明确数据平台企业的责任、数据权利的建构、数据城市治理规则的确立等。对数字领域的新生业态,要坚持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积极参与全球数字城市治理规则制定。四川的数字产业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和较强的国际竞争力,推动全球数字城市治理规则制定和应用,要平衡好发展、安全和与世界共赢的关系,推出一批具有四川特色且能接轨世界的数字城市典范。(作者系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相关评论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作者文集申请开通文集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