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鸿与我的《书式生活》

http://www.scol.com.cn(2022-6-24 7:18:44)  四川在线  编辑:盛飞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作者:朱晓剑
作者:朱晓剑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对一个写作多年的作者而言,能出版一部称心如意的作品,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奢侈。时常在报纸、杂志上发表跟书有关的文章,就有朋友建议,是不是可以出本书了?出书是不容易的事情。

  直到吴鸿到了天地出版社担任副社长。吴鸿是做实事的出版人,他在到任之后,就与不同的作家、学者接触,看看有什么样的选题适合出版。那段时间,我经常与吴鸿聚会,聊天也聊出版的事情。

  “要不,我们做一套读书随笔,你来当主编。”吴鸿这样说。虽然此前我在天涯社区主持“天涯读书”的版块,也在参与编辑《天涯读书周刊》,却还没有担任主编的经历。我有点畏难。“试一下嘛,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是不是合适呢?”他劝我说。

  然后就商定书稿以读书随笔、书评为主,每本书十万字,第一辑推出二十册。“这是尝试,市场可能不是很好。无法开出稿酬,每位作者送五十册书,再加一套丛书。”他解释说。

  我还记得,那段时间,我开始跟熟悉的读书作者邀约文稿。但因为没有稿酬,邀约名家是不敢想象了。好在,大家对出版图书也还是有兴趣,有的老师书稿不够,就赶紧补充一些文章上来。这样就组织了二十多部书稿过来。

  “你还是要出一本哦。”吴鸿建议说。我当时还是有点不大乐意,毕竟是自己担任主编的书,顺便推出自己的作品,似乎有“以权谋私”的意思。他看我犹豫,就说:“这是第一套,市场如果不景气,可能就不会做下去了。”这样,我才把手头的读书随笔进行了整理,刚好有近二十万字的内容。按照丛书的要求,进行挑选、修改。这就是后来“读书风景文丛”里的《书式生活》。

  这套丛书最终推出了十八册:安武林的《读书如同玩核桃》、王国华的《书中风骨》、夏春锦的《悦读散记》、黄岳年的《水西流集》、周立民的《五味子》、葛筱强的《雪地书窗》、买超的《枕边书》、向敬之的《现场与背后》、谷雨的《拙书堂闲话》、王淼的《左手新书 右手旧书》、阿滢的《秋缘斋读书记》、黄涌的《杯水集》、姜晓铭的《积树居话书》、潘小娴的《闲敲棋子落灯花》、理洵的《与书为徒》、孟庆德的《信手拈书》、兰楚的《书的故事》以及我的《书式生活》。值得一说的是,这套书的开本、大小相同,只是在书的封面上用不同的色系区分。果不其然,“读书风景文丛”一出来就广受关注——市场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规模的读书随笔集出版。我曾在《编者的话》里这样说:这读书风景,既有董桥的书城黄昏即事的韵致,也有读书生活的素描,就像卞之琳所说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不仅如此,透过这读书风景,我们看到的是读书人在浮躁的时代,依然心存美好,以及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这一种精神所凸显的气息是优雅的,也是温暖的。

  这套“读书风景文丛”虽然在读书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但市场销售并不是特别好。好在农家书屋里有了这套书,如此,有的图书甚至于两三次印刷,算是意外的惊喜。

  我的这本《书式生活》,内容几乎涵盖了与读书相关的各个层面:谈书人、谈书事、谈书情,亦谈关于书的记忆,谈关于书的认识,谈对一间书房的奢望,谈开一家书店的梦想,谈对未来读书的猜想……如今回过头来看,正是因为这本书的出版,我才算与全国的读书界有了更直接的交往,比如参加全国民间读书年会,做了点儿具体的事情……

  想不到阅读的世界,还是这样的有趣。“书式生活”在今天越来越成为爱书人的一种标配。甚至于在常州还出现了一家名为书式生活的书店。爱书人的书式生活一直在持续。

  今天,“读书风景文丛”已经出版十年,但这套书的策划人吴鸿却在2017年6月离开了我们。这套书就成了吴鸿与我一起做的第一套书也是最后一套书。因此,在回顾《书式生活》的出版过程时,也是对老朋友吴鸿的缅怀吧。
相关评论编辑:盛飞校对:余普审核:赖永强
作者文集申请开通文集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