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泓清溪尚发源——读吉吉小说集《措姆》

http://www.scol.com.cn(2022-6-24 7:16:59)  四川在线  编辑:盛飞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作者:白浩
作者:白浩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阿坝若尔盖作家吉吉的第一本文集《措姆》,标注是小说集,其实更多是散文性文体,或者说采用的是小说的散文化写法,读来感受到的主要是散文化魅力,而非小说的复杂化魅力。作品情节简单,人物关系简单,主题鲜明直接,文辞清新,富有诗意,情感温暖,整体呈现出如同小溪一样的清澈细腻,自然流畅而又婉转多姿。

  吉吉作品的叙述人称大都为第一人称,文集六篇作品中仅短篇小说《向东》采用了第三人称叙述。第一人称叙述的好处是真实自然,直抒胸臆,抒情性强。吉吉作品畅怀而谈,常多小儿女的憧憬惆怅之态,多为个人的人生阅历和心路成长经历。短篇小说《放生的牛》《网》两篇主要提供了一个片段场景,文章主旨还是在抒情性的自我表达。比如,《网》是一头跟着妈妈在草原游走的小牛,面对草原上布置的网,感慨“心自由了,身体也就自由了”。两篇小说其实都是借小说之名营构一个小场景,获得一个叙述角色身份,以第一人称“我”的心灵独白来直接表达对自由的向往。《神牛的眼》则是借牛眼来观看和叙述牧民一家的生活变故,年轻的男主人从新婚,到经受诱惑,走上嫖赌的毁家之路。《嘉措》仍是第一人称,叙述青年男女的一段朦胧爱情邂逅。与《放生的牛》《网》主要是提供场景片段不同,《神牛的眼》《嘉措》有了故事性情节,《神牛的眼》有了对于外在社会生活的观察和表达。而《措姆》基本算是一个乡村青年女教师生活经历的个人回忆录、生活实录,表达了较为细致生动的生活经验,全篇头绪多,无明显的中心主题。这些“我”的叙事,以自我独白的方式倾诉着对于社会、人生的体验,情感真挚单纯,文风清丽素朴,也有感人的一番力量。吉吉文章也有一颗童心,她自述“每每回过头再看写出的东西,总会有一种失望,觉得是不是太幼稚了”(《措姆·后记》),其实这种“幼稚”也是一种美,文艺百花园并不需要千篇一律的老气横秋和世事沧桑,童心童趣、青春懵懂都自有其吸引力和接受层。

  吉吉作品已展现出明显的成长性空间。散文笔法的小说在文学史上前有沈从文、汪曾祺,他们作品的纯洁性、抒情性突出,但也有故事的载体,有人物形象、有社会生活复杂性的广度。因此,吉吉作品沿此路发展,是有先师的。从小说文体来说,吉吉还需在自我主体上跳出自我、小我,进入社会的复杂性、矛盾性;在作品形式上,吉吉还需营构故事情节,塑造人物形象,形成故事性、冲突性,达到生活的过程展示以及思想的深度穿透。而这些也是有先师的。故而,吉吉写作,目前呈现出小溪发源的清澈纯洁,而在未来自我发展道路上需要新的思考和定位,在文体上需要确定倾向散文性还是小说性,在主体建构上需要确定是继续主观内向化还是外向社会化,这些都将为吉吉的发展提供多重可能性。
相关评论编辑:盛飞校对:余普审核:赖永强
作者文集申请开通文集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