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精准扶贫”历史现场的乡村志写作

http://www.scol.com.cn(2021-6-21 16:34:19)  四川在线  编辑:盛飞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作者:曾平
作者:曾平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评贺享雍新作《时代三部曲》  

  编者按

  6月11日,全国省级党报首个文艺评论线上频道——川观新闻“文艺评论”频道正式上线,纸端齐飞,为全媒体时代文艺评论注入新活力,川派文艺评论也有了一个全新的阵地。

  川观新闻“文艺评论”频道,以“价值引领,思想驱动,立足四川,审美中国”为使命,以打造具有四川风格、四川特色的文艺评论品牌为目标。甫一上线,便受到业界名家和新锐的高度关注,纷纷投稿助阵,为四川文艺创作鼓与呼。为此,本期文艺评论版专门撷英川观新闻“文艺评论”频道部分稿件,以助读者管见川派文艺评论之风格和特色。

  2021年3月,四川文艺出版社推出以“精准扶贫”为表现题材的“时代三部曲”:《燕燕于飞》《村暖花开》《土地之子》,作者贺享雍曾长期担任乡村基层干部,被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颇具创作活力的乡土作家。这其实是他近年来创作的大型乡村志系列长篇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与之前以贺家湾为背景的系列长篇小说形成强烈的互文关系。作为川东乡民命运史、心灵史的书写者,贺享雍以贺家湾这个川东村庄为舞台,紧密跟踪中国乡村变化的进行时,以小说的形式生动呈现当下中国乡村和乡民的命运变迁。精准扶贫,是国家层面的大政方针,与当下中国乡村的命运、农民的命运息息相关,对于贺享雍的当代乡村志写作而言,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

  时代三部曲塑造了以驻村第一书记乔燕、周小莉、张文岚为代表的扶贫干部群像。精准扶贫工作,绝不仅仅旨在提高农民收入、帮助贫困户脱贫,而是要以此为契机,改变乡村的命运与乡民的命运。时代三部曲的主角乔燕有着曲折身世,爷爷和妈妈都是优秀扶贫干部,她是在爷爷奶奶温暖呵护下快乐长大的城市姑娘,但她其实是爷爷当年在贺家湾扶贫时捡到的贺家湾乡民遗弃的私生子;牺牲在扶贫工作岗位上的驻村第一书记周小莉,出生于穷困乡村,大学毕业到县城工作后,仍一心想帮助和她父母家人一样贫穷困苦的乡民,于是主动请缨回乡扶贫;另一位以身殉职的驻村第一书记张文岚,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下,安葬在了她扶贫所在的那座山村。小说着力塑造的这三位驻村第一书记,以不同的方式与她们扶贫的乡村血肉相连、休戚与共。她们的命运构成一个隐喻,即扶贫干部只有真正将自己的生命融入乡土,与乡民同呼吸共患难,才有可能真正体会乡民的所思所想所急,真正把扶贫工作变成改变乡村命运的契机。

  乔燕扶贫工作的第一件大事,是改变贺家湾的脏乱差环境,实行垃圾分类与统一清运,让乡民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卫生习惯,避免传染病的流行。这件事情,在乡村志系列长篇之《人心不古》中,作为当代乡贤的贺世普就曾推进过,最终以失败告终。乔燕之所以能成功,一是动用了很多现代手段来教育村民,让他们直观感受贺家湾环境脏乱差的怵目惊心,同时又请环保局的专家给村民做科普,对贺家湾饮用水的检查结果以及它和贺家湾流行病之间的内在关联进行现场讲解,村民真正受触动之后,乔燕又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垃圾处理方案,不仅为村里的贫困户创造了就业机会,也让村民感到这些举措真正解决了关乎每个贺家湾村民生命健康大事的环境治理难题。乔燕扶贫工作的高明之处在于,无论遇到什么难题,她第一步关注的始终是人的问题,始终关注村民的现实处境和情感需要。虽然是县里下派的扶贫干部,但乔燕总是将贺家湾的村民视作自己的兄弟姐妹、叔叔婶婶、爷爷奶奶,视作自己的家人。

  虽然时代三部曲仍是以贺家湾这一川东地区的小乡村作为背景来表现精准扶贫工作为中国乡村带来的变化,沿用了之前乡村志系列小说的微观史写作策略,但精准扶贫工作本身就属于全国一盘棋的国家战略,加之贺享雍之前又撰写了长篇报告文学《大国扶贫》,因此,时代三部曲在对精准扶贫工作进行文学表现时,加入了更多对中国乡村未来发展及命运走向的全局性思考。比如主人公乔燕对一刀切的城市企业入乡进行土地流转的弊端就进行过深入思考,不仅对这类政绩工程引发的种种现实问题看得十分透彻,而且提出了具体可行的应对方案。

  贺享雍之所以将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命名为《土地之子》,实在饶有深意。中国有八亿农民,在城市化进程中,他们纷纷离开家乡,成了农民工,少数人的确在城市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大多数农民工却变成了城市的边缘人。他们既不甘心回到日益凋敝的乡村,又无法真正融入城市,结果成为双重的异乡人。在《土地之子》中,贺享雍借贺家湾驻村第一书记乔燕之口,对进城打工的乡村游子们深情喊话,呼唤他们“回家”,回到世世代代生活的故乡贺家湾,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一起将贺家湾建设成人间乐土,建设成乡民们肉身和灵魂的真正归宿。

  时代三部曲延续了贺享雍乡村志系列小说的一贯风格:情节曲折跌宕、引人入胜,故事富有传奇色彩,语言平实质朴却又幽默风趣,大量采用川东民间谚语与歇后语,无论是山川景物还是风土人情都充满了浓郁的川东乡间风味,而贺家湾这座川东村庄则为贺氏小说笔下的乡村变迁提供了恒久的舞台。

  贺享雍力图通过自己的文学书写,为乡土中国进行持续的文学辩护,多方探索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联姻的可能性,为他所热爱的“土地之子”们寻找肉身和灵魂的双重出路。正如他在一封题为《我的乡土》的公开信中所言:“这便是我创作《乡村志》系列长篇的宗旨:为时代立传,为乡村写史,为农民发言。”
相关评论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作者文集申请开通文集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