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双国际机场优势打造自贸空港

http://www.scol.com.cn(2020-10-26 10:48:38)  四川在线  编辑:盛飞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作者:刘志杰
作者:刘志杰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当前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如何找准特色、扬长避短,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改革开放新高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认为,应发挥特色,争创自由贸易数字空港。

  大变局下 内陆开放的特色和抓手

  ●当前“生产地区化、贸易全球化”的全球化基本特征没有变,更加依赖区域经济合作。打造内陆开放门户,长江水道、中欧班列(成渝)和成都双国际机场是重要依托

  记者:当前国际形势复杂多变,有人甚至觉得全球化会终结。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改革开放新高地会受到什么影响?

  余淼杰:全球化没有终结,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现在全球化正从依赖世界贸易组织作为主要平台的多边经贸合作,转变为更加依赖区域经济合作,但“生产地区化、贸易全球化”的全球化基本特征没有变。有什么影响?更加依赖区域经济合作,体现在中国,就是我们将和以东盟为主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合作更紧密。数据也显示东盟已经成为我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欧盟紧跟其后。而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正是推进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内陆节点城市,向南可以直接对接湄公河流域,推动西部地区跟东盟更好经贸往来;向西,成都有中欧班列,也是双国际机场城市,可以更好和欧盟合作,在对外开放中的角色其实是更重要了。

  记者:从区位看,和沿海相比,内陆开放的特色和抓手在哪?

  余淼杰:理解这个问题,就要理解党的十九大提出的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里重点把握“双向”和“立体”两个概念。

  怎样叫“双向”?一个是向东,一个向西。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向东,可以依托重庆长江水道,对接长江中游城市群;向西,可以通过中欧班列(成渝)接陆上丝绸之路。

  怎样叫“立体”?立体不只是对海和江,同时也包括空运。成都是中国少有的有双国际机场的城市,这也是成都的重大特色和开放抓手。

  双向立体的全面开放新格局,和前面提到的全球化新形势,都进一步放大了“一带一路”的重要性,长江水道、中欧班列(成渝)和成都的双国际机场特色,也成为了新形势下对外开放的重要依托。

  放大优势内陆自贸空港大有可为

  ●重视和欧盟经贸机制对接;成都可以充分挖掘双国际机场的优势打造自贸空港,可以建设数字空港,同时通过跟泸州港对接,打造水陆空立体的开放格局

  记者: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成都怎么用好上述优势?

  余淼杰:首先是做好中欧班列的工作。第一要重视和欧盟经贸机制的对接。国家已经出台各种政策,来实现机制创新,比如最近《中欧地理标志协定》正式签署,这一协定就是进一步巩固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制度安排,成都要积极对接。第二是可以争取国家政策,帮助推进产品出口到陆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因为有些中国产品,比如钢铁、煤炭,对欧洲来说可能是迫切需要的。把这些产品销售到西方,通过铁路低成本运输,既能满足对方需求,也能助力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第三,“一带一路”上有些国家并没有那么多资金进行经贸往来。这时候就要发挥金融功能,比如亚投行、私募基金等,解决这个问题。

  作为西部经济的中心,成都特别要发挥双国际机场的优势。比如,国际游客西南地区旅游需求特别高,以双国际机场优势促进旅游业发展,不仅辐射四川,也辐射西南。实际上我认为成都有个抓手是争取打造自由贸易空港。

  记者:处在内陆地区的成都建自由贸易空港有哪些优势?

  余淼杰:一般当讲到自由贸易港的时候,都认为是河港或者海港,但是成都可以充分挖掘双国际机场的优势打造自贸空港。此外,成都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空港,可以通过跟泸州的河港对接,打造水陆空立体的开放格局。

  需要注意的是,成都要争创的自由贸易空港,所承接的服务、运输的商品,都应该要么是数字导向,要么是知识密集附加值比较高的产品。可以建数字空港,西南地区正好生产大量的软件、电子产品,体积轻、附加值高,适合于空运。

  找准产业推动价值链爬坡升级

  ●成渝地区应该承接资本密集型产业,这类产业需要产业链的配套,川渝有“三线建设”的产业基础,有比较优势。要进一步注意价值链升级,方向上注重数字导向及知识密集

  记者:尽管有这些机遇和优势,但不得不承认,大变局还是对产业链安全产生影响了。这个情况下,成渝地区产业发展抓手在哪?

  余淼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发展要顺应趋势,像劳动密集型产业,不见得一定要承接,因为和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地区比,比较优势不强。成渝地区应该承接资本密集型产业,这类产业需要产业链的配套,四川和重庆有“三线建设”的产业基础,承接资本密集型产业有比较优势。

  承接资本密集型产业后,要进一步注意价值链升级。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全球价值链断裂风险增多。可见的是现在产业转移、外资制造业撤资论调抬头,尽管未必如此,但也提醒我们必须提升价值链。要推动价值链爬坡升级,必须注重两个重点,一个叫作数字导向,一个叫知识密集。

  记者:数字导向落到产业上,应该关注哪些产业?

  余淼杰:应该关注数字经济。具体有三方面内涵。一是数字商品贸易,偏向发挥电商优势,打造电商平台;二是数字服务贸易,主要包含如软件出口、咨询等;三是数据贸易,贵州做得很好。成都数字商品贸易可能优势不明显,因为阿里等巨头主要在东部,但是可以做数据贸易,和贵州更好合作,还可以发展数字服务贸易,做数字空港。

  记者:您前面说,价值链升级还有个关键是知识密集。

  余淼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目前能够承接的是资本密集型产业,下一步要努力提升它的产品附加值,向中高端冲刺。这就需要加强研发投入。说到底还是要靠人才,让要素更好配置,设计出更好的政策来吸引人才。

  圈外话

  关于对外投资——

  看准大方向瞄准新方向走远走深

  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大背景下,对外投资需要注意什么?

  “‘双循环’重点在于循环,进出口都很重要。”余淼杰认为,应该继续鼓励企业走出去。企业走出去之前,要了解当地的市场就必然会设立办事处,这就为国内国际市场对接搭建了桥梁。

  具体而言,企业适合去什么地方?哪些企业适合走出去?

  余淼杰建议,首先,企业要看准大方向、瞄准新方向。看准大方向,是指对世界主要大国关系及发展趋势要有清醒认识。瞄准新方向,是指把目标转向一些新兴工业体及新兴市场。中国企业可以通过“零敲牛皮糖”的方式一块一块敲下来那些市场,寻找更多商业合作机会。

  其次,企业要走得远。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互联网产业以及服务贸易等领域的企业,可以把触角延伸得更长一些,积极发展包括东南亚乃至非洲等市场,通过加大投资输出中国技术、中国模式。

  除了走出去,余淼杰也建议企业多到西部去。随着国内的经济体系正逐步向中西部梯度转移,资本密集型产业和企业,也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向国内的中西部转移。
相关评论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作者文集申请开通文集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