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中国让“农民工”的称谓消失非常关键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12-1-13 14:16:58) 来源:四川在线-麻辣烫评论
  评论专集:取消“农民工”称谓有必要吗? 

  2012年1月13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叫不叫“农民工”不是关键》的评论文章。该文章指出,现在,有关部门就是取消“农民工”称谓,叫他们“援建者”或“新居民”,虽然一时会让农民工心里感觉好受一些,但“农民”这种与生俱来的身份是无法改变的,对于这个群体的歧视依旧。

  对此,笔者不敢完全苟同。

  首要的原因是,人所共知,朱元璋、毛泽东等等,“与生俱来的身份”都是农民,但结果后来几乎无人再说他们是农民了,因为经过多年的南征北战,他们都成了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农民的身份变成国家最高领导人的身份了。即人的身份是可以改变的,而并非“无法改变的”。

  其次,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农民”身份,与二元制户籍密不可分。

  “农民”之称谓,通常确实没有歧视的意思,而首先是表明一种职业,但新中国大力推行二元制户籍之后,随着时日的推进,人为地给“农民”添加了很多的歧视因子,而客观存在着。譬如,很多就业机会都不属于“农民”,而为原本是“农民”可后来转变了身份者,或者本来就不是“农民”之人独占了。

  事实上,“援建者”或“新居民”之类的称谓,只是“农民工”称谓的变种而已。即覆盖在其上面的歧视性依然存在。尽管现在有的地方已经试着叫开了。

  《叫不叫“农民工”不是关键》一文还认为,“只有修订法律,改变制度,彻底让农民权利去贫困化,让农民这一职业事实上与其他职业权利上是平等的,即使进城务工农民保留“农民工”的称呼也未尝不可。”

  《叫不叫“农民工”不是关键》希望修订法律,改变制度,这应该予以肯定。但是,其它的言辞,就不敢认可了。

  务工的具有农民身份者,客观上已经成为产业工人的一部分了,所以“让农民这一职业事实上与其他职业权利上是平等的”这一提法,尽管很好,但与“农民工”这一称谓没有多大的关系了。此处,《叫不叫“农民工”不是关键》的作者,没有将职业和身份严格地区分开来。即其所言“让农民这一职业事实上与其他职业权利上是平等的”,是针对在家务工者——职业为农民,而非出外务工者——职业为产业工人,但其谈的谈的核心问题事实上又是“农民工”这一称谓问题。

  家喻户晓,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有时确实非常搞笑。譬如,一个市民,做了企业之后,无人叫他“市民企业家”,但是一个农民做了企业之后,还是有那么多人,甚至有关文件或者新闻报道等层面也称呼其为“农民企业家”。究其本质,骨子里对农民还是有种歧视。故而,尽管好多人已经提了多年了,但“农民工”之类的称谓就是挥之不去,并会生发出诸如“即使进城务工农民保留‘农民工’的称呼也未尝不可”之类的言论。

  既然这个群体已经成为产业工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了,即其职业已经变了,但为何还要特别加以区别,而拿“农民”身份说事儿呢?为何不把务工的市民叫“市民工”呢?

  在中国社会现实中,农民客观上本就遭受种种歧视,但为何又要来个“农民权利”呢?难道农民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既然是,为何不说“公民权利”呢?究其本质,还是一种歧视,只不过较为隐藏了。尽管有关作者的本意是想消除歧视。

  其实,此类怪异现象的存在,本身也反映了称谓的重要。正因如此,所以古人才教导我们:“名不正则言不顺”,这是颇具智慧的。

  众所周知,赢政当年统一中国,可谓功高盖世。于是乎,为了其名号,各方可以说是煞费苦心,而最终推出了“皇帝”之称谓,意即赢政之功劳比“三皇五帝”的还大。此后被沿袭2000余年,足见称谓之重要。

  其实,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譬如,在一家乡镇企业,有谁会把总经理称谓为“农民工”呢?尽管这个总经理原来确实是农民,甚至出任总经理后还保留着农民身份。

  通常情况下,为何都要改口呢?其实原因很简单,这就是称谓非常重要。

  正如笔者在此前的一篇题为《中国取消“农民工”称谓是历史迈进一大步》所讲,在改革开放之前的较长历史时期,中国基本不许农民自由流动。如果农民要远离家门,需事先取得当地官方的同意,并手持官方的证明。不然,往往就不能成行。否则,十有八九会受到严肃的处理。有关用人单位,也不得让盲动人口——没有证明的农民获得工作机会。其用意就是想把农民牢牢地“稳固”在土地上。但是,改革开放的东风,终于让中国农民拥有了出外就业的机会,即不必再去找官方开介绍信之类的玩意儿,就可以去外地从事“副业”了。后来,包括新闻媒体等在内的有关方面,将这个可以自由流动的群体誉为“农民工”。就此意义而言,当初提出“农民工”称谓,是反映了一种历史进步。

  而且,正像胡星斗、李方平、管铁流、朱攀峰、张赞宁、杨世建、陈平凡和李松奎等8名专家在2012年1月11日向国务院提交的题为《关于政府行文中改变“农民工”称谓并籍此推动城乡户籍平权的公民建议书》所言,随着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社会各界,包括新生代的务工者,已经意识到“农民工”称谓确实存在歧视的成分并呼吁称谓的改变。2011年12月8日,全国妇联宣传部、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发布调查报告,调查显示:超过八成的新生代进城务工者不希望被称“农民工”,依然认为自己是“农民工”的,只占14%。在原有制度安排下,“农民工”较之普通工人有了低人一等的色彩,这也是超过八成新生代务工者不希望被人称为“农民工”的原因。而且“农民工”的称谓过于强调了户籍的差异,不利于户籍制度改革的推进。只有不断坚持户籍制度改革,剥离附着在户籍制度之上不合理的利益安排,禁止基于户籍的差别对待,才能真正让“农民工”称谓走进历史。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让“农民工”的称谓消失非常关键。(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络评论员)

作者:罗竖一
编辑:盛飞

下一篇:8旬老头强奸幼女至其小便失禁怎如此心狠?


进入论坛   天府评论版权声明   打印

[pl_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