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有多少小偷在教育局里潜伏?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12-1-10 10:41:26) 来源:四川在线-麻辣烫评论
  核心提示:据央视报道,安徽界首市学校存在集体虚报在校生人数问题,借此骗取国家补贴1063万元。据知情教师透露,虚报人数的指令是由教育局逐层布置下来的,但学校并未收到文件。对于此种说法,界首市教育局予以否认。(《新京报》1月8日)

  《新京报》的报道说,界首市教育局上报国家报表的基础教育阶段小学生的数字是51586人,而实际上落实拨款表上的数字是36234人,中间差了15000多人。国家下拨款的总数减去实际学生人数下拨款中间的差额是1063万元,而这1063万元大概可以针对学生一万四五千人,这部分钱被用作富余资金的结余了。但据一位校长表示,他们并没有拿到虚报人数的钱。换句话说,这1000多万元钱都让界首市教育局的领导们拿去了。

  这则新闻,首先让我联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流行的一首民谣:“山东的响马四川的贼,小偷小摸出安徽……”我不禁纳闷:莫非小偷如今也已经华丽转身,端起了公务员的“金饭碗”,潜伏在我们的教育衙门里,堂而皇之地干着“盗取”国家教育经费的勾当?

  但转念一想,这样说我的故乡安徽又似乎有欠公允。因为界首毕竟只是个案,在安徽并没有充分的代表性。坐落在安徽西北边陲的界首县级市,隶属于属于安徽阜阳市,东与太和相邻,东南与阜阳市颍泉区接壤,南与临泉隔泉河相望,西连河南沈丘县,北依河南郸城县;我们知道,阜阳这些年来一直是贪污腐败的重灾区,官至副省长的的王怀忠(人称“王坏种”)、“白宫书记”张治安等等腐败案件都发轫于阜阳。现在阜阳市辖下的界首市上千万元的教育经费诈骗案“浮出水面”,只能说是阜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长出的又一个腐败的地瓜。   

  透过这个事件,我们也不能不思考这样的问题:最近几年国家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各级政府致力于教育经费的“三个增长”——亦即是,各级财政教育拨款增长迅速的增长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学生人均教育经费逐步增长;教师工资和学生人均公用经费逐步增长——但这些“增长”究竟有多少被潜伏在各级教育部门里的腐败分子据为己有?安徽阜阳的这个个案给出的答案是:教育经费的三分之一竟然没有落到实处,而成了潜伏在教育部门的腐败分子的“囊中物”了,这不能不说是触目惊心。

  当然,我们也不妨举一反三:在我们的计划生育部门,在我们的水利部门、粮食部门,等等等等,还有多少“小偷”在那里欺上瞒下,左手拿着一份上报国家的国家报表,右手拿着下放基层的表格,然后心安理得地把一部分国家财政拨款划入了自己的“小金库”呢?


作者:汪忧草
编辑:林霜

下一篇:春运为啥成了蠢运


进入论坛   天府评论版权声明   打印

相关新闻:
[pl_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