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希望艾滋病到我为止”让人感动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10-12-2 16:34:38) 来源:四川在线-麻辣烫评论
  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  

  12岁的涛涛,和来自上海的老夏和在红丝带小学教书的刘老师,自愿参与纪录片《在一起》的拍摄,成为反艾滋病歧视的志愿者。涛涛,母婴传染艾滋,母亲艾滋病发去世,跟父亲和继母生活在一起,但没有学校愿意招收他入学,后进入红丝带小学。有记者采访问他拍摄纪录片《在一起》希望是什么?涛涛回答:“希望艾滋病到我为止。”(腾讯网《三位感染者的北京故事》)

  政府部门、防艾志愿者、艾滋病人的亲友,以及其他的健康者和对这个社会付有责任感的人,无不希望艾滋病这一可怕的疾病终止蔓延。这是政府部门的任务,是防艾工作的终极目标。“希望艾滋病到我为止”——这话,出自一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之口,让人动容,让人感动!

  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新闻:染病后,感染者心灰意冷,怨恨社会,既而把可恶的病毒传染给别人。很多感染者,不是生活在歧视之中,就是生活在报复社会之中,继而为防艾工作带来难度。于是,有的人希望他们能够自我控制,不再蓄意传染,有的人则开始咒骂,从而让歧视更加严重。

  “希望艾滋病到我为止”——这句话足以让我们愧疚。这个社会没有给艾滋病感染者一个宽松的环境,这个社会歧视还无处不在,甚至无奇不有。我们怪讶的一个眼神,一句惊讶的话,一项过时的规定,都能够在他们脆弱的心上撒上一把盐,或者把他们推向深渊。

  一位12岁的感染者,心胸如此开阔,心态如此淡定,这何尝不是对如今防艾工作的反讽?

  预防艾滋,反对歧视,方式多种多样。科普宣传只是大众最常见的一种,但效果不尽如人意。蓄意报复其实也是一种,它只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或病人的一种病态反抗。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她)本是受害者,歧视让他(她)受害得更深。打官司也是一种。全国首例艾滋病歧视案,从9月初立案,到10月初一审,再到前几日的上诉,走司法途径已尽三个月,且二审仍需要大量时日,付出这么多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又会得到怎样的判决?

  最常规的防艾方式效果不明显,最理想的打官司却需要时间和精力,我们就是这样来防艾的?每到12月1日,上至最高领导,中到地方领导,下至志愿者、感染者、病人,防艾工作看起来进行得如火如荼,那在平时呢?是不是我们都把它忘了?

作者:贾锋昌
编辑:张琴

下一篇:大力推广蔬菜直销百姓得到了实惠


进入论坛   天府评论版权声明   打印

[pl_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