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天府评论 >> 时事政治 >> 正文

讨论“贪腐罪免死”为时尚早
http://www.scol.com.cn 四川在线 (2010-9-23 7:48:53) 来源:四川在线-麻辣烫评论
  近日,因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拟议取消刑法中13个非暴力的经济犯罪死刑罪名,社科院法学专家刘仁文由此撰文呼吁继续创造条件取消贪腐犯罪死刑。他说,贪腐犯罪是非暴力犯罪,我国要从司法上限用死刑跨越到从立法上取消死刑。(9月21日《经济参考报》)

  诚然,生命无价,我国刑法改革的方向之一必然是逐步削减并最终废止死刑,相信每一个尊崇人道主义精神的人都会赞同,笔者也深以为然。但是,任何事情都有个发展的过程,任何事物都有轻重缓急,审视当下中国社会之情状,反观刘先生所言贪腐乃 “非暴力犯罪”之论,窃以为不敢苟同。有关专家在当前把“贪腐罪免死”提上全民议事日程是属不合时宜。

  刘先生文章倾向于把贪腐犯罪归于“非暴力犯罪”,进而引联合国相关公约文件认为非暴力犯罪肯定不属于可对之适用死刑的直接危及生命的“最严重罪行”。这一认识,恐怕与现实的社会呈现偏差得太远。对贪腐犯罪危害性的法理认定,又如何能脱离社会层面的考量呢?应该看到,贪腐犯罪往往并不等于贪污加受贿那么简单,它不单具有经济犯罪和职务犯罪等属性,很多时候,贪腐与暴力相伴相生,经常危及公民生命。

  文强案清楚地告诉我们,每一顶保护伞的后面,必有贪腐。公诉机关表示, 13年间,文强受贿合计达1211万元,另有1044万财产来源不明。巨额贪腐金背后,是文强在重庆包庇纵容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竟有五个!“文强”们拿人钱财,自然要去替这些人“消灾”, 假设某“文强”收受某命案嫌犯钱财,使其长期逍遥法外继续行恶,而受贿者一旦败露只受最高10年刑期的包庇罪论罚,如此一来,治下的公民生命权谈何保障,人间正义何从显现?

  被称作“中国第一贪纪委书记”的曾锦春,盘踞郴州市纪委书记11年间受贿达3000多万元。他不仅极尽敛财之能事, 还培植操纵黑恶势力为自己服务。指使涉黑的护矿队枪打刀伤“不听话”的矿工村民,甚至派恶势力千里追杀告状者。曾氏被执行死刑,民众无不击掌相庆。可见,受贿官员、黑恶势力结成利益共同体共同犯罪的现象已越来越普遍,提醒人们不得不认真审视长期笼罩着贪腐犯罪的“非暴力”的温情面纱。

  当一种犯罪行为成为一种社会问题,法律就不应该是孤立的处罪量刑,议者还须以社会的视野去观照各方面的影响。比如困扰着许多国家的种族歧视问题,并不是一味的重罚或无度的宽容所能解决。我国的贪腐犯罪也是一样,它的复杂性是整个社会层面的,民意的纠结和政府的磕绊是有目共睹的,保留死刑固然无以化解贪腐犯罪率日益高攀的现实尴尬,可是在公权力不被有效监督和制约之前,于司法腐败尚在伤害法律公信力之时,此时取消贪腐死罪到底能体现多少法治关怀而又实际上给了试法分子以怎样的暗示呢?

  若此番取消“走私文物罪”、“信用证诈骗罪”等13项经济犯罪死刑,那么我国刑法中尚还保留55项死刑罪名。笔者以为,这其中一定有比“贪腐犯罪”更值得拿出来讨论的吧!

作者:邓苏君
编辑:盛飞

下一篇:“奖”拿走 请把荣誉留下


进入论坛   天府评论版权声明   打印

[pl_sys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