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理论思考 >> 正文
抓实五大举措全力推动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http://www.scol.com.cn(2020-6-16 9:07:32)  四川日报    编辑:盛飞
作者:庞超然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四川省服务业发展大会就加快推动服务业恢复振兴和高质量发展作出部署和要求,彰显了四川省委省政府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坚定决心,对推动全国服务业高质量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会议提出,根据产业发展普遍规律和疫情影响特殊形势,推进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应把握好五个方面的原则与取向,即坚持融合发展提升价值,坚持创新发展增强动力,坚持品质发展优化供给,坚持集聚发展提高能级,坚持开放发展拓宽空间。这对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四川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有很强的指导意义,也对全国其他省市发展现代服务业有启迪作用。

  我国服务业较大程度上遵循了服务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

  从国际经验来看,服务业占主导地位是各国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发展的必然趋势。发达国家服务业发展展现了“4个70%”特征,即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服务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服务业对就业的贡献率以及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比重均超过70%,经济服务化特征明显。我国服务业发展在较大程度上遵循了服务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并在近几年发展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较为突出的成绩:服务业逐步成为经济社会发展新引擎,2015年-2019年,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到7.9%,高于GDP年均增速0.9个百分点。服务业为国民经济发展的贡献更加突出,2019年,统计局初步核算数据显示,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3.9%,对国民经济增长贡献率为59.4%,同比增长6.9%,分别高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和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速0.8和1.2个百分点,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行业部门和经济增长主要的驱动力。与此同时,服务贸易实现持续健康发展。2019年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规模达5.4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连续6年位居全球第2位。

  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服务业遭遇了巨大的冲击,同时,疫情也带动了服务业转型升级的发展需求,服务业发展对于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性更为凸显。从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来看,我国服务业发展具有重大的发展潜力和成长空间,服务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必须要顺应新的规律,抓住机遇,坚定不移地推动服务业大发展、大繁荣。四川省提出的五方面原则与导向,就是新规律的体现。

  以五大举措回应五项原则与导向

  第一,加强投入水平,提升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长期以来,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服务业生产率相对制造业较低,名义工资上涨会带动服务业生产成本提升,随着劳动力向服务业转移,整个经济增长率会逐步下降。从发达国家实践经验来看,随着经济服务化转型,各国普遍经历了经济增速下滑、全要素增长率发展停滞现象,产生服务业“成本病”问题。但随着近年来关于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问题研究的不断深化,高端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生产率水平并不明显低于制造业,同时还存在一定的规模效应,不断加大对从业人员人力资本投入,可以有效提升行业整体生产率水平。

  因此,在当前经济增长逐步从规模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背景下,四川应加强对包括教育服务、生产技术咨询以及数字经济、技术创新等领域服务业的发展,这既能有效提升服务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也能带动技术水平提升和人力资本积累,带动相关产业持续发展。

  第二,推动融合发展,激发服务业发展新动能。从全球服务业发展的一般趋势看,服务逐步从边缘性、配套性向引导性、关键性环节转变,生产性服务业的重要性逐步显现。近年来,在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和消费升级等因素的影响下,国内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数字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产业间融合发展态势逐步增强,服务业通过与相关产业链部分环节形成业务关联、链条延伸、技术渗透,逐步实现了产业间相融生长、耦合共生。这其中,服务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值得关注,智能工程、工业互联网、共享生产平台、柔性化定制、总集成总承包等新业态快速涌现,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两业融合步伐不断加快,产业链条中龙头企业、行业骨干企业、专精特新中小微企业、平台型企业和科研、咨询、投融资等机构深度合作,激发了产业发展新活力。

  疫情对大部分经济活动带来了严重的干扰和冲击,也造成了一定的需求不足。但是新动能较快成长的态势没有改变。疫情影响也大多是暂时的、阶段性的,对于部分技术含量和数字化水平较高的服务业影响相对有限,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3.2%,拉动GDP增长0.6个百分点,金融业也增长6%。因此,打破技术能力限制,提升供给能力,成为及时满足市场实际需要的关键。

  第三,打造优质品牌,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在我国服务业发展过程中,质量和效益不高一直是明显短板,进一步加强服务质量、标准和品牌建设,推动服务业优质高效发展成为促进国内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总体来看,服务业门类繁多,特点各不相同,相比制造业企业,服务业企业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程度相对有限,部分服务行业发展仍未摆脱“小、散、乱”的发展格局。疫情影响下,从服务业恢复情况来看,越是品牌化、规模化的服务业企业,恢复进程越快,也越能抵御疫情的影响和冲击。

  对此,四川应进一步注重培育品牌价值和品牌观念,发挥品牌对服务业发展的引领作用,促进川内企业提供更高水平、更规范化的优质服务供给,提升服务业企业品牌价值,以品牌推动本土服务业持续健康发展。

  第四,促进企业聚集,形成区域服务业发展增长极。服务业与城市发展相互促进,城市的繁荣、人口的聚集带动了服务业的发展。大型城市和区域性中心城市成为我国服务业发展的主阵地,聚集效应逐步显现。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省会城市及副省级城市集中了全国46.9%的服务业企业法人单位、50.7%的从业人员、66.0%的资产总计、62.2%的营业收入。此次疫情对于人口集聚、密集度较高的经济领域带来一定的冲击,如交通运输、餐饮旅游等。但随着疫情的逐步消退,之前被抑制的服务消费需求逐步释放,城市的解封带动了人们消费需求的逐步回补。

  数据显示,2019年成都服务业增加值近11156亿元、增长8.6%,总额和增速在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三和第一,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4.4%。因此,在促进服务业发展过程中,四川应充分发挥成都的服务业优势,努力将服务业聚集与现代城镇体系建设有机结合,合理布局服务业发展,逐步形成服务业发展规模效应、集群优势。

  第五,我国改革开放发展经验表明,开放是倒逼改革发展、锁定改革制度红利的重要抓手,以开放促服务业改革、促服务业发展意义重大。服务业开放是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中之重,要按照服务全局、积极有序的原则推进重点领域对外开放,优先放开对弥补发展短板、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具有重要作用的领域,优化外资准入管理,提高市场准入透明度和可预期性,在开放中提升服务供给质量和竞争力。

  从开放发展空间看,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已占GDP 一半以上,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60%左右,但是服务贸易占整个贸易的比重相对偏低,比全球平均水平还要低,服务贸易还有很大拓展空间。我国服务贸易长期存在逆差,2019年逆差超过2000亿美元,打造服务业强国的任务极为紧迫。从开放发展方式看,促进服务业制度性开放发展空间较大。其中,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中,限制和禁止类措施40条,当中绝大多数为服务业领域。国内正逐步探索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清单之外的领域实现“非禁即入”的管理模式,服务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升。

  从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发展情况来看,我国服务业发展将继续呈现持续健康的发展态势,更多的改革举措和开放政策将不断推出,满足市场多层次、多样化的服务需求,不断增强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四川在推进服务业发展的过程中,还应结合实际情况,紧紧围绕服务省内经济发展的大局,围绕“六保”的整体要求,部署服务业改革和开放的重点内容、关键环节和主要任务。从发展的整体形势来看,四川发展服务业的有利条件没有改变,服务业发展长期向好的趋势仍在持续。发展过程中,四川应注重加强规划设计,明确时间表、路线图,着力服务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环节,结合产业链发展的短板和弱势领域,推动服务业恢复发展,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为抓手,加快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更好服务省内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