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微信请假”理应成为请假的一种新方式
http://www.scol.com.cn(2020-5-15 8:28:51)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郭元鹏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怀孕女职工因被诊断先兆流产需休养,在微信向上司请假后,被公司以“旷工”为由解雇。5月12日,新快报记者从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获悉,法院最终认定,该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约22万元赔偿金。(5月13日《新快报》)

  这里需要关注的是“微信请假”算不算“正规请假”。在这家公司看来,“微信请假”是不行的,不是“正规请假”。“正规请假”需要“当面请假”,需要按照程序书写纸质请假条,需要领导层层审批之后,才能是“领导同意”。似乎,说的也有道理,没有纸质请假条能叫请假吗?

  如果放在几十年前来看,强调“必须有纸质请假条”是合适的。那个时候信息落后,我们很多工作,很多程序,只能依靠“纸质的东西留存证据”。可是,放在眼下来看,如果一家企业容不下“微信请假”,说小点是教条主义,是没有与时俱进,说大点就是故意找茬了。

  想起最近看的一则新闻:“微信证据”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微信上的交流,QQ上的交流,都可以作为证据,只要将证据固定了,证明证据是真实的,在法院审理环节 “微信证据”就能被采纳。应该说,这是司法工作的与时俱进。信息时代到来了,理应给“电子证据”更多宽广的空间。那么,既然“微信证据”都能成为被法律认可的“呈堂证供”,为何就不能宽容“微信请假”呢?

  “微信请假”是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比如,有的时候,我们会给领导打个电话请假,“电话请假”就是电话普及之后带来的便利。那么,信息时代之后,请假的方式就应该更加多元化了。

  不是只有“当面请假”才是请假,“纸质请假”不该是唯一的请假方式。世界多元化,载体多样化,请假的方式也应该能容得下一个“微信请假”,因为“微信请假”也能表达请假的诉求,在微信里也能进行请假的审批,而且有的时候情况紧急,不适合教条地采用“纸质请假”的办法,就像报道中提及的这位女职工,她就情况比较特殊,不适合跑到单位“当面请假”。

  值得肯定的是,法院的判决维护了“微信请假”的权益。这起案例告诉我们,“微信请假”是一种新的请假方式,那种认为只有用纸质请假才算请假的教条,现而今,已经行不通了!(作者系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