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理论思考 >> 正文
全面开放合作 四川还需要什么
http://www.scol.com.cn(2019-9-20 8:11:03)  四川日报    编辑:盛飞
作者:张舟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对话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进一步将四川放到新一轮西部开发开放核心位置,第三届西博会进出口展暨国际投资大会即将开幕,四川“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正在形成——

  专家名片

  陈波

  华中科技大学开放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光谷自贸区研究院院长,美联储达拉斯分行客座研究员

  不缺机遇,还需要用好机遇

  ●开放将让外界对四川的高端产业、产品及服务有更多了解,而不是止于川菜和大熊猫

  ●做好外贸的基础,是把内贸做好做优。四川如何与长江经济带的其他省份进行经贸往来,显得很重要

  ●对外方面,需要从市场规则、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完善等去考虑,建设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是首要的

  四川日报:第三届西博会进出口展暨国际投资大会即将在成都开幕,日前出台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进一步将四川放到了新一轮西部开发开放的核心位置。一方面国家高度重视四川,另一方面四川也在积极努力,“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正在形成。

  陈波:四川是中国经济大省,但过去在对外方面,因为地理的相对隔绝,显得比较封闭,这也是阻碍四川成为经济强省的重要因素。现在国家战略把四川放到西部开发开放的重要位置上,我认为,全面开放合作是四川转型升级的关键,在西部也极具标杆意义。

  为什么说具有标杆意义?第一,作为内陆省份,四川拥有广袤的腹地,是西部地区开放的核心,是西部大开发的旗帜;第二,四川在开放上的探索和经验,对于中国其他的内陆省份极具借鉴意义;第三,开放将让外界,尤其是国际能够对四川的高端产业、产品及服务有更多了解,而不是止于川菜和大熊猫。在此过程中,四川将有机会利用到国际上更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实现发展上的突破,对整个西部乃至全国产生巨大的辐射效应。

  四川日报:四川确定“突出南向、提升东向、深化西向、扩大北向”的战略方针,尤其把“南向”和“东向”摆在突出位置。对外开放的发展机遇实际上变多了,那么,四川全面开放合作还缺什么?

  陈波:四川不缺机遇,也看到了机遇,但要把机遇用好才是最重要的。

  首先,“南向”和“东向”把握住了四川开放的重点和关键。一方面,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部;另一方面,东盟国家所处的南亚和东南亚区域,是目前世界上经济增长最迅速的区域,区域内有超过20亿的人口,市场巨大。数据显示,东盟是四川第二大贸易伙伴,而最新出炉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将建设从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的通路,将四川、广西与东南亚联系在一起,这是未来四川和中国南向的重要渠道,潜力巨大,不可小觑。

  不过,在“南向”和“东向”之间的纽带作用,四川发挥得还不够。经济的发展,总是受到内外两种因素的影响。我们常说,做好外贸的基础,是把内贸做好做优。四川如何与长江经济带的其他省份进行经贸往来,就显得非常重要。具体来说,就是要让四川的资金、人才、商品在长江经济带范围内顺畅而自由地流动,进而实现国内经贸的繁荣,促进四川经济发展。只有四川经济发展了,才对西部有更强的辐射带动作用。

  而对外方面,则需要从市场规则、法律法规的建设和完善等去考虑。首要的,就是建设国际化的营商环境,这需要一整套法律体系、规则体系和行政体系共同作用,自由贸易试验区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平台。我们知道,国家对于自贸区的要求,就是要探索创新制度,继而向更大的区域复制推广。所以,自贸试验区能在多大程度上为四川的开放发展提供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和做法,非常值得关注和研究。

  不缺“试验田”,还需要更加积极主动探索

  ●全国自贸试验区“扩容”,会形成各个试验区之间的改革锦标赛,通过竞争实现效率最大化

  ●协同改革先行区的探索,让非自贸区的地方以主人翁姿态进入到开放的潮流中

  ●通关一体化、证照分离等首创性改革经验,四川只学到60分、80分都不行,必须达到100分

  四川日报:说到自贸试验区,加上刚刚获批的6个自贸试验区,全国已有18个自贸试验区,这是否在它们之间形成竞争,对四川的开放会有怎样的影响?

  陈波:竞争是一定的、必然的。改革和开放是需要不断加快步伐,才能兼具速度和质量。我认为,最好能够通过“扩容”,形成各个自贸试验区之间的改革锦标赛,通过竞争实现效率最大化。

  对四川来说,如果没有感受到压力,反而不正常。比如这次新设的自贸试验区中,有江苏和山东这两个沿海经济强省,无论从经济发展还是开放程度,它们都走在内陆省份前面,势必会对四川的创新造成压力。大家都在互相对比改革的成绩、成效,四川如果不奋起直追,将来就可能被淘汰。

  四川日报:上个月,四川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基础上,启动了协同改革先行区的建设。四川自贸试验区的142项省级管理权限,都将下放给协同改革先行区。您怎么看这种自贸区“扩容”的举措?

  陈波:四川此举,从思路到做法是正确的。我们知道,上海自贸区的面积是120.72平方公里,其他自贸区的面积也都没有超过这个范围。但其实,面积大小并不重要,自贸区边界,主要是出于监管的需要。在自贸区中,除货物走私和金融之外,并没有其他更多需要去监管的事项。自贸区的创新政策本来就是要进行复制推广的。所以,自贸区与其他非自贸区的边界,也是模糊的。

  协同改革先行区的探索,就是要让自贸区创新的红利尽快复制到其他地方,让其他非自贸区的地方,更多地以主人翁的姿态来进入到开放的潮流当中,不再“等靠要”,而只是比自贸区慢一点,力度小一点,但却更集中一点。这样渐进式的推广,符合开放的趋势。据我所知,湖北和辽宁对四川的这一做法很感兴趣。

  四川日报:不同的自贸试验区,也可以相互学习。您认为,哪些先进的经验四川可以借鉴?

  陈波:自贸试验区主要承担四项国家战略性任务:一是推动政府职能转变,二是推动贸易便利化,三是外商投资准入改革,四是服务业和金融领域的改革。在这四个领域有所突破,要靠学习和创新,学习可以激发创新,创新又能带动学习。

  从政府职能转变上来说,通关一体化、证照分离等首创性改革已经推向全国,但借鉴和应用这些细节性的政策只是开始,效果才是最重要的。四川只学到60分、80分都不行,必须达到100分。

  贸易便利化方面,内陆省份较少经历大规模的跨境交易,人员缺乏足够的训练,管理措施跟不上快速发展的现实,贸易创新的压力很大,这就必须要向沿海学习,学习不同部门间如何协同配合,如何进行监管。

  外商投资领域,比如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它其实是一个中央事权,由中央统一进行部署,但政策应该如何执行,让风险始终处于可控范围内的同时又持续扩大开放?需要自贸试验区的先行先试。上海的经验,值得借鉴。

  最后是服务业和金融领域。金融的开放不是一个自贸试验区单打独斗就能成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自贸试验区不能够进行金融创新。其他领域改革可能具有区域性,但金融不是这样,它不受制于地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因此金融创新具备一个巨大的优势,即一旦某项创新被证明是合理的,推广将会极其迅速。但是包括四川在内的自贸试验区,这一点做得其实并不够好。去年年初,上海提出愿意与长江经济带的自贸试验区分享它在金融创新方面的标志性成果,即自由贸易账户体系(FT账户),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长江经济带范围内的自贸试验区就此事与上海合作。相反,是新疆的霍尔果斯市率先对接了这一账户。今年1月,海南自贸试验区也复制了这一做法。所以,金融领域的改革创新,自贸试验区不应该自我设限,而是要主动积极探索尝试,一旦发现好经验,马上着手复制推广。

  交通人才等条件已有改善,还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

  ●自身思维的局限和不够开放,是中国内陆省份需要共同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是资源总是向效率最高的地方配置。发展得不够好不够快,才会缺乏人才

  ●尊重规律,顺势而为,政府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四川日报:对于四川来讲,扩大开放最根本的制约是什么?存在的短板是基础建设和交通条件,还是产业发展中的人才集聚?

  陈波:开放和发展,交通和人才是制约因素,但不是根本因素。否则也不会出现古人一边感叹蜀道难于上青天,一边天下文人争相入蜀的局面。

  决定四川开放和发展的关键,在于思维有没有更活跃。比如相较过去,四川的基础设施建设肯定有了长足进步,但这些增量是不是让经济有了明显的提升?如何去挖掘其中的潜力?交通建设对经济发展的效果体现在哪里?还有没有做得不到位、不够好的地方?思考和解决这些问题更加关键。

  比如湖北,尤其是武汉,被誉为九省通衢,很早就形成了米字形的交通网络,人才方面,湖北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高校数量和毕业人数在全国都属前列,但湖北枢纽作用的发挥不及河南,产业培育不如湖南。所以,自身思维的局限和不够开放,是中国内陆省份需要共同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四川日报:很多内陆省份都在出台各种人才政策。

  陈波:这里有一个认识误区,有人认为发展不好,是因为没有人才。这是因果倒置了。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是资源总是向效率最高的地方配置。真相是,发展是因,人才是果。你发展得不够好不够快,才会缺乏人才。这就是没有梧桐树,何来金凤凰?如果产业发展具备前景和希望,人才自然而然就会被吸引。

  人才的聚集是一个过程,政府在其中的作用,只是推波助澜,去减少聚集过程中的阻力和障碍。但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又常常将目光更多放在金字塔尖的人才身上。其实,更需要予以关注的是大量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们,他们拥有最新的知识和充分的干劲。解决这些人的就业、社会保障、住房以及子女教育等问题,才是以人为本的人才政策。

  四川日报:从政府的角度,应该如何促进开放?如何去应对开放中遇到的问题?

  陈波:政府不是开放和发展的引领者,市场才是。政府的角色是市场的监管者,规则的维护者和市场失灵时的弥补者。政府应该好好去理解市场发展的规律,顺应市场,疏导市场,而不要去生造准则。

  问题是始终存在的。开放的实质是改革,甚至是更深层次的改革,任何的改革都会有风险,甚至出现不适应。从旧的规则切换到新的规则,不适应是正常的。但首先,我们要去判断,这样的不适应是不是暂时的,是一种阵痛,而不是系统性风险。其次,如果是暂时的,政府就需要通过各种方法,比如人员培训、岗位流动来减少不适应所带来的痛苦。同时,这样及时总结经验,降低风险,也降低改革成本。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