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经济生活 >> 正文
“职业打假”之争,无假货才能终结
http://www.scol.com.cn(2019-5-10 8:24:25)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刘天放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检察日报报道,知假买假后索赔,其诉求应否得到支持,能否主张惩罚性赔偿金?从二十多年前打假索赔萌动至今,理论上的争议与司法实践中的分歧,此起彼伏从没有停止过——职业打假:是非之争何时了。

  所谓26年间的3场争论,也是一直围绕着“知假买假”从宽松到收紧进行。1993年12月31日,我国惩罚性赔偿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横空出世。该法第49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费用的一倍。”这一规定,发展了民法通则的赔偿原则,也是大陆法系国家首创。

  第二场争论始于河山在北京亲自购假诉至法院并索赔成功。然而,鉴于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各地判决知假买假案并不一致。职业打假在随后的几年内渐入低谷。到了2013年,最高法《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第3条明确:“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令职业打假迎来春天。

  而到了2016年,第三场争论开始。同年10月,国家工商总局起草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送审稿)第2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条例保护。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随后引起巨大反响,这意味着对职业打假人也需要“打假”。

  而青岛中院的那两份判决,即对职业打假者针对经营者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商品主张十倍赔偿金予以支持,以及另一个产品纠纷案成为“网红判决”,也被视为“惊天动地的打假檄文”。其实,关于知假买假,最高法《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条已给出明确答案;此外,如果不准知情的消费者打假,就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不知情的消费者不可能打假,而知情的消费者又不准打假,则制假售假行为可能堂而皇之大行其道。这在司法实践中很难操作。

  就目前看,让“职业打假人”离开,条件尚不具备,虽然假冒伪劣与以前相比确实少多了,但仍很猖獗,职业打假人既“利己”也“利他”,无意中还承担了一部分社会责任。如今假货减少,公众维权意识提高,机制保障逐渐完善、投诉和救济渠道逐渐畅通等,不能不说也有打假人的一份功劳。只要假冒伪劣还普遍存在,就该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如何从源头杜绝上,这才是职业打假也终结的先提条件。(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