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代吵架”的新职业,需要监管“掌嘴巴”
http://www.scol.com.cn(2019-5-6 7:51:03)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郭元鹏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微信上流传着一份聊天截图,有人在网上兜揽代吵架服务,价格从10元至200元不等。如选择方言要加价,但贵州重庆四川的生意不接,因为“吵不赢”。经过记者查询,网上类似的“代吵架服务”还不少。具体服务方式包括电话吵、短信骂、当面吵,有的商家表示包吵赢,可以把对方吵到怀疑人生。(5月5日《南方都市报》)

  如今这个时代,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随着人们接纳程度的提升,我们昔日所说的“三百六十行”也发生着深刻变化,各种“新职业”应运而生。有的“新职业”确实是社会前行的需要,比如“电脑师”、“软件师”,就是社会进步的佐证;有的“新职业”虽然处于模棱两可境地,但是毕竟也还是可以接受的,比如“陪逛师”、“陪聊师”;但是,有的所谓“新职业”就难以让人接受了,其严重违反了公序良俗。就像新兴起的“吵架师”,尽管也加上了“师”这个字,并没有因为有了“师”这个字而真正让这个“新职业”美好起来。

  “新职业”的筐再大,也装不下所谓的“吵架师”。

  网络上兴起的“代吵架”,其圈子里称之为“吵架师”,说是一种崭新的职业,其分为“电话吵架”、“短信吵架”、“当面吵架”三种方式,从业人员依据雇主的要求,针对难易程度的不同,吵架内容的不同,达到目的的不同,而收取不同的费用。有人认为,吵架不是什么大事情,没有必要上纲上线反对,只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关系,只要双方没有发生纠纷,暂且可以视而不见,不妨让其在市场上自生自灭。

  对于这种观点,笔者是不赞同的。所谓的吵架其实不是普通的吵架,说白了就是一种恶意的骚扰,一种没有品质的谩骂。这种方式原本就是不提倡的,即便生活中发生了纠纷,发生了矛盾,提倡的也是“有话好好说”,而“代吵架”实际上突破了文明的底线。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花钱消灾”式样的雇人吵架,还存在另外的问题:谁能保证雇人吵架的人都是“占据道理的一方”?假如雇人吵架的人,只是为了打击报复他人,只是为了恶意诋毁他人,那么“吵架师”岂不沦为了坏人的帮凶?

  “代吵架”还牵涉其他不少问题。比如,“电话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电话骚扰”?比如,“短息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垃圾短信”?比如,“当面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黑恶势力?

  找人“代吵架”的人本身就存在问题,是处事方式的错误。而为了一己私利帮助他人吵架的人,也是“有钱就是爷”的呈现。对于“代吵架”的服务,需要法律制止,需要技术拦截,最起码“短息吵架”是应该耐人“垃圾短信拦截系统”的。“代吵架”的新职业,需要监管“掌嘴巴”

  要让“代吵架”服务闭上那张“臭嘴巴”

  “新职业”的筐装不下“代吵架”

  “新职业”岂能宽容“代吵架”?

  【作者 郭元鹏】

  微信上流传着一份聊天截图,有人在网上兜揽代吵架服务,价格从10元至200元不等。如选择方言要加价,但贵州重庆四川的生意不接,因为“吵不赢”。经过记者查询,网上类似的“代吵架服务”还不少。具体服务方式包括电话吵、短信骂、当面吵,有的商家表示包吵赢,可以把对方吵到怀疑人生。

  (5月5日《南方都市报》)

  如今这个时代,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随着人们接纳程度的提升,我们昔日所说的“三百六十行”也发生着深刻变化,各种“新职业”应运而生。有的“新职业”确实是社会前行的需要,比如“电脑师”、“软件师”,就是社会进步的佐证;有的“新职业”虽然处于模棱两可境地,但是毕竟也还是可以接受的,比如“陪逛师”、“陪聊师”;但是,有的所谓“新职业”就难以让人接受了,其严重违反了公序良俗。就像新兴起的“吵架师”,尽管也加上了“师”这个字,并没有因为有了“师”这个字而真正让这个“新职业”美好起来。

  “新职业”的筐再大,也装不下所谓的“吵架师”。

  网络上兴起的“代吵架”,其圈子里称之为“吵架师”,说是一种崭新的职业,其分为“电话吵架”、“短信吵架”、“当面吵架”三种方式,从业人员依据雇主的要求,针对难易程度的不同,吵架内容的不同,达到目的的不同,而收取不同的费用。有人认为,吵架不是什么大事情,没有必要上纲上线反对,只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关系,只要双方没有发生纠纷,暂且可以视而不见,不妨让其在市场上自生自灭。

  对于这种观点,笔者是不赞同的。所谓的吵架其实不是普通的吵架,说白了就是一种恶意的骚扰,一种没有品质的谩骂。这种方式原本就是不提倡的,即便生活中发生了纠纷,发生了矛盾,提倡的也是“有话好好说”,而“代吵架”实际上突破了文明的底线。

  最为关键的是,这种“花钱消灾”式样的雇人吵架,还存在另外的问题:谁能保证雇人吵架的人都是“占据道理的一方”?假如雇人吵架的人,只是为了打击报复他人,只是为了恶意诋毁他人,那么“吵架师”岂不沦为了坏人的帮凶?

  “代吵架”还牵涉其他不少问题。比如,“电话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电话骚扰”?比如,“短息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垃圾短信”?比如,“当面吵架”,是不是就是另外一种方式的黑恶势力?

  找人“代吵架”的人本身就存在问题,是处事方式的错误。而为了一己私利帮助他人吵架的人,也是“有钱就是爷”的呈现。对于“代吵架”的服务,需要法律制止,需要技术拦截,最起码“短息吵架”是应该耐人“垃圾短信拦截系统”的。(作者系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