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文化教育 >> 正文
一切拿孩子挣钱的技校都当关门大吉
http://www.scol.com.cn(2018-11-27 8:01:57)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邓海建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班主任说,那儿有网吧、健身房,每天的工作也很轻松,一个月还会给3000元工资。去了才发现,每天从早到晚组装灯泡,并没有工资……”说起自己遭遇的“学校组织的社会实践活动”,15岁的西安技师学院的一年级学生李丁认为,是学校欺骗了他们。(11月26日华商报)

  说是社会实践,却机械重复在操作流水线;说是工学交替,到了厂子却只是组装灯泡……天花乱坠的待遇灰飞烟灭,无限美好的承诺悉数爽约。虽然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尚未发声,但就校方漏洞百出的回应来看,这出“社会实践牌组装灯泡”大戏,恐怕难逃李代桃僵的诸般质疑。

  几个追问,如鲠在喉。第一,如果是正经实践,校方何苦要编造“有网吧、有健身房”的漂亮谎言?第二,明明不少孩子未满16岁,为什么校方要再三扯谎说“所有的学生都是满16周岁的”?第三,既然是社会实践,有必要收了学生的身份证来“代为管理”?第四,既然是“锻炼他们的动手能力,感受社会的竞争压力”,为什么专业还不挂钩、还非要从西安千里迢迢跑到浙江嘉兴去?

  当然,更大的悬疑是,校方和企业签订的协议虽然“不为外人道也”,但敢说这是无偿顶岗的吗?

  连哄带骗地把不满16岁的孩子往流水线上赶,不让休息、不给薪资——这当然不在劳动法或者劳动合同法调整的范畴,但是,这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社会实践”,除了卖猪仔般贱卖了学生的劳动力,从教育教学角度来看,究竟有几分“善”的价值在呢?又苦又累、专业不对口还没有工资的“社会实践”,如果真的是“自愿选择”的话,请问有几个学生会接受这种1-3个月的剥削?

  真相虽然没有和棺定论,但道理大概自在人心。值得警惕的是,这种“社会实践”或“顶岗实习”见怪不怪,何以歹戏拖棚禁而难绝?就在几个月前,同一家媒体刚刚曝光过同样在陕西的陕西航空技师学院,说该校机械数控加工专业的300名大二学生遭遇了奇葩事:专业是机械数控加工,学校却强制让去广东的电子厂实习4个月,不实习还疑似不给毕业证。东窗事发、媒体曝光,关键是,“然后呢”?

  不客气地说,这些年来,一些技术院校业已成为拿孩子挣钱的职业掮客,自由游走在教育和市场之间。来自教育部去年的数据称,全国共有职业院校1.23万所,开设近千个专业、近10万个专业点年招生930.78万人,在校生2680.21万人,中职、高职教育分别占中国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在劳动力价格飙升、用工成本激增的当下,职校技校很容易成为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唐僧肉”:一旦教育主管及市场监督对“社会实践”及“顶岗实习”缺乏有效监管,逐利冲动之下乱象频生,在概率上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15岁的孩子,被一路绿灯送到千里之外的灯泡组装线——背后究竟有多少或明或暗的环节与程序失守失责?这大概不仅是职业教育亟待纾解的现实问题。所谓“零容忍”,不如构建一种制度共识:一切拿孩子挣钱的技校都当关门大吉。惟其如此,有红线有底线,职业教育才不至于贱卖了孩子也贱卖了自己,工匠精神等美好价值传承才能真正有所皈依。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