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文化教育 >> 正文
导师的权力也应该关进制度的牢笼
http://www.scol.com.cn(2018-11-15 7:42:03)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刘天放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昨日,省教育厅和省学位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加强研究生导师队伍建设的意见》,首次以文件形式明确了研究生导师选聘制度、基本权利、主要职责和管理机制等。导师要定期与研究生谈心谈话。“研究生一个学期见不到导师,这种情况以后是不允许发生的。”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洪流介绍,意见要求研究生导师必须确保投入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指导研究生。(11月14日《扬子晚报》)

  该文件从各个层面规范导了师职业道德,明确规定研究生导师不得违反的十条“红线”。包括不准发生学术不端行为;不准在招生中以权谋私;不准疏于指导、放任管理,长时间不指导研究生的学术活动、不回复研究生的学业询问和论文审阅诉求;不准以研究生名义虚报、冒领助研津贴,违规故意迟发、克扣研究生助研津贴;不准侵犯研究生学术权益;不准安排研究生承担属于私人领域和家庭生活的事务,或强行安排研究生在与自己有利益关联的单位从事与学业无关的劳动等。

  出台该“意见”,明显是为了应对近年来不断发生的导师“欺压”研究生等乱象。事实上,在全国几乎所有高校,都存在导师研究生“欺压”的怪相。以研究生为导师打工为例,由此导致的悲剧媒体偶有披露。2016年,上海某公司发生了一起爆炸案,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李鹏成了不幸者。研究生死在工厂里,而事发企业的全资股东就是他的导师张建雨。而张建雨就此被称为“黑心导师”。

  去年,西安交通大学博士杨德宝,由于无法忍受读博期间导师对其造成的精神和生活压力,选择了自杀。这一新闻曾闹得沸沸扬扬,而西安交大方面对此却是闭口不谈。当时《中国青年报》曝光了杨德宝与导师的聊天记录,里面的内容让人看了真是无比尴尬,不忍直视。一个导师竟然还整天追着要自己的博士生关注她的粉丝群,评论她今天的衣服好不好看,甚至还要陪她逛超市,洗车等各种无厘头的工作。有人称这是导师把研究生当“仆人”和“丫鬟”使唤。

  而后发生的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三学生陶崇园坠楼自杀事件,同样与导师有关。武汉理工大学还曾对“陶崇园坠亡事件”做出通报,虽然校方通报中没有认定导师王攀存在阻挠陶崇园毕业、侵占学生及经济利益,以及让学生到其家中洗衣服做家务等行为,但认定王攀与学生之间存在“义父子”关系等与教学无关的行为,由此做出了停止王攀研究生招生资格的决定。研究生读研期间,除了学习,竟还要给导师干不少与学业无关的零活,这当然令人费解。

  很明显,研究生变导师的“打工仔”,主要是导权力过大且缺乏监督所致。而江苏的“意见”引人瞩目也就不言自明,不仅有“不准”,还有惩罚措施。例如,不仅把“注重研究生人文关怀”明确列入到研究生导师的职责要求,还明确规范了研究生导师选聘制度。凡存在师德问题的,一票否决。实施评聘分离。对聘期内无项目、无经费、无成果的研究生导师,原则上暂停招生。培养质量出现严重问题的研究生导师至少三年不得招生。

  “意见”就是在给导师设“红线”,以规范其行为,避免“欺压”研究生的现象再次发生。由此,不准研究生为导师“打工”,以及约束导师权力的其他“红线”设得好,都是令人拍手称快的好规矩。给导师立规矩,就是从制度上对其权力加以约束。无约束的权力都会膨胀,直接导致权力异化,导师手中的权力概莫能外。如果再不制约导师的权力,修订考核方式,导师与研究生的“恩怨”永远无解。由此,若想让导师与研究生的关系变得正常,办法就是:像监督任何权力一样,把导师的权力也关进制度的牢笼。(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