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文化教育 >> 正文
谁在纵容学术师德问题重重的教授?
http://www.scol.com.cn(2018-10-27 7:50:17)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刘天放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10月24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梁莹涉嫌学术不端等师德问题(见10月24日本报《青年长江学者与她“404”的论文》),南京大学当日表示成立调查组。与此同时,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的众多学生和一些与梁莹打过交道的学者,向记者提供了更多有关梁莹教学和科研工作的疑点。其中,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工系2014级全体18名学生曾联合向校方提交书面举报材料。(10月26日中国青年报)

  根据学生向记者提供的举报材料,梁颖在课堂教学中的问题主要有:她以处理私人事务为由,经常不给学生上课。除了让自己名下指导的研究生代课,还曾让自己的父亲给本科生代课。有一个学期,她只在学期初去上了一节课,告诉学生这门课改成了《社会工作实验》,由助教、她的博士生负责授课。为了避免自己授课敷衍的情况被学院发现,梁莹还会给学生打出高分,并“威胁”学生,谁在课程评估中给她打低分,她也给谁低分。

  在学术上,梁莹发表过的论文嫌疑抄袭。就像有人对她的评价那样,她不是一个有核心研究方法的学者,但她会揣测期刊编辑选题的倾向性,选择跨学科或冷门议题入手,并使用有公信力的数据库。“这是一种符合学术规范,但又十分有投机性质的模块化产出。”梁颖还存在学术伦理问题,她在讲座中讲述了自己做戒毒与老年人相关课题的细节。她对被研究者的用词极不尊重,称把他们从戒毒所或养老院“拖出来做实验”,无视“三无老人”的隐私;竟还在南京大屠杀合成老人图像时称“非常漂亮”!

  可见,无论是在教学、科研,还是师德、学术伦理方面,梁颖都存在严重问题。奇怪的是,就是这样一个问题重重的南大教授,竟然还在教学科研上一路绿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更令人费解的是,梁颖被学生联名举报经常不给学生上课,她就报复那些给她打低分的学生。而面对学生的举报,学校却依然无动于衷,直到本学期,她仍在负责社会学院社工系三年级的专业课《社会工作行政》。

  了解一些高校教学和科研现状的人恐怕都知道,像梁颖这样的教授,虽然是少数,却也并非罕见。这些“学术明星”,一边用模块化搞出学术含量不高的投机性论文,提升学术影响力,并借此名利双收,吃香的喝辣的。而另一边,对课堂教学几乎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能混就混。对求知若渴的学生毫不关心,缺课、迟到、早退,或找人代课等常见。梁颖的那句话发人深思:“我上一学期的课还不如去外面作一次讲座,一小时好几千(元)了”。她甚至说:“我现在也是身价3000万的人啊。”

  高校绝非一片净土,出现几个学术不端、师德欠佳的人并不奇怪。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院校在学生举报且不断举报有老师存在学术不端或师德有严重问题的情况下,仍然迟迟不开展调查,直到“捂”不住了,才不得不启动调查程序。这就使一些教师更加我行我素,肆无忌惮,不断挑战学术和师德的底线。由此不难看出,高校重“学术”轻“师德”的状况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程度。报道中提到,有学生反映,曾出现上课铃响后梁莹玩了20分钟手机才开始授课的情况,这在任何高校,都属于严重的“教学事故”。

  由此,对学术师德问题重重的教授,绝不能纵容。对于学生或同行教师反映的问题,校方必须采取积极的态度,按照相关规定展开调查。高校是学术高地,也是先进思想和创新的一个发源地。如果有教师不能坚守学术底线,违反师德,且已到了严重程度,校方绝不能以各种理由“护犊子”,而是该以对学生负责、对学术负责、对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绝不能等到失控状态才去重视。(作者系四川在线特约网评员)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