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昆山“反杀案”令正义不再惊恐
http://www.scol.com.cn(2018-9-3 7:37:47)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李振忠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9月2日《人民日报》微博评论反杀案:昆山砍人案,于海明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大快人心,奔走相告!法律不能苛求每个防卫者都是黄飞鸿,对穷凶极恶者“点到为止”。优先保护防卫者,是正当防卫制度的价值所在。此案的处理,必将对后续同类案件起到积极引领作用。公平正义写在法条之中,更应由每一个个案体现。

  昆山反杀案,让正义不再惊恐。

  案件发生之后,于海明究竟是罪非罪,当执法部门尚没有作出判断之前,谁都没有把握于海明罪或非罪,而法律却永远都摆在那儿。然而,就具体法律执行来看,无论管正当防卫者具有多大的正义实践,也无论管网络舆情多么倾向于正当防卫者,总有一些案件最终令正当防卫者承担了不该承担的法律后果,也就令正当防卫者心生“惊恐”。这种惊恐在于,当自己处于正义一方,而法律却不能提供应该有的保护之时,究竟是该捡刀自卫,还是一直被砍下去,直到流血死亡,成为非法者的刀下鬼魂?对此谁都没有准确的把握。

  法律不能苛求每个防卫者都是黄飞鸿,此论恰切又完全符合法律原文及法律精神。于海明究竟是怎么逃出生天活过来的?刘海龙持刀是“击打”还是“砍杀”——用刀“击打”是挺幽默的,毕竟行凶者持的是双面开刃全长59厘米的行凶之器而非铁棍,该“击打”到底是怎么来的,也该有确实的结论。然而,假如刘海龙的刀不是在行凶过程中甩脱,试问于海明还能不能逃过行凶者的利刃?因此说,唯有黄飞鸿才可能行使空手夺刃的拿手好戏而不致行凶者被反砍,而普通人则无法拿捏其中的分寸“成全”对方。当逃生的惊恐无端降临到无辜者的头顶之上,幸而行凶者甩脱凶器之时,惊恐者难道不能作出本能的反击之举吗?

  昆山反杀案,但愿不是民意的胜利,而始终是法律的胜利。一种声音认为,这是民意的胜利,网络情绪的胜利。然而,所谓民意的胜利,终究不是胜利,而充其量只是一种暂时的舆情膨胀。当所谓的“民意”消解降温之后,又拿什么作为正义的保障?因此说,唯有法律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也才有真正的民意胜利。好在法律的条文,恰恰阐释了于海明之举,丝毫并没有跳出法律的精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殴打他人已经是一种对他人人身的侵害,而持刀砍杀他人,当然就是不折不扣的“行凶”。

  此案最大的看点与教训在于,公众遇到同类被非法人身侵害之时,也许没有捡刀或者抢刀反杀的机会,但反杀案的最终结论为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法律判断,比抢到一把行凶者的甩脱之刀更重要。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