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时事政治 >> 正文
公安局长办公室“不宜久留”?
http://www.scol.com.cn(2018-7-25 7:44:43)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朱永华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湖南农民罗中信和亲戚到湖南双峰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反应情况,在得到局长在其材料上的批示后,他要求盖章才走。随后局长出去开会,局纪委书记等人进来做工作要求其离开。二十多分钟后,罗中信被强制带离,并因扰乱机关秩序被行政拘留7日。罗中信不服处罚告到法院,娄底中院最终确认公安行政处罚过重,应对罗中信进行国家赔偿、支付医疗费以及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据7月24日《澎湃新闻》)。  

  群众遇到困难或有问题到办公室找领导解决反映都是再正常不过,之所以称之为“办公室”,言下之意也就是为公众办理事务的场所。群众自认为遇到的困难或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领导重视和解决,或是诉求没有达到自己所预想的目的,在办公室久坐甚至“赖着不走”都很常见。对于这类“软磨硬泡”甚至“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办事群众,除了需要当事领导有足够的耐心和坚持原则之外,更需要具备相应的智慧和应对技巧。而当穷尽各种解释对方依然“油盐不进”赖着不走,那就涉嫌干扰“正常办公秩序”了,既可以对其进行严肃批评教育,也可以报警求助依法处理。  

  客观来说,村民罗中信和亲戚到公安局长办公室反映情况表达诉求,局长在其递交的材料上签署处理意见,这是正常的履职行为。而两位村民坚持要局长在材料上加盖公章,甚至“不盖章就不走”,这不但是一种“无理要求”,以此为由甚至在局纪委书记等多位工作人员的劝导下仍然固执己见,这就是两位村民之错了。应当说,几位工作人员对不听劝阻的罗中信采取强制带离,并没有可指责之处。问题是在强制带离过程中,几位既是工作人员同时又是干警身份,不但动作粗暴且明显带有言语威胁,尤其是据此对罗中信做出行拘7日的处罚,更是将法律赋予的公共执法权当成部门看家护院的私权利器。而“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执法处罚方式,不仅有悖司法公正逻辑,最后被法院“判输”也是预料之中。

  作为专司执法的公安机关,首先是要敬畏信奉法律为公共利益履行执法职责,而不是把自身享有的执法权视为“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起看似很不起眼的行政处罚案件,之所以令两位村民不服,诉至法院后又经历一波三折,最后竟由“异地法院”审理判决,正是因为这一案件的情况特殊。其实,包括公安机关在内的政府所有部门,大凡能跟群众直接打交道的领导办公室,都不乏会遇到类似罗中信这样的“一根筋”办事群众,他们往往对某些办事程序缺乏了解,希望通过“缠住领导拍板”的方式解决自己的困难和问题。即便有些领导或办公室人员被“缠”的很不耐烦,往往也是想尽办法打发走了事。实在打发不走报警求助,处警人员到场也多是批评警告,像双峰公安局这样“久坐不走就行拘”的处罚方式,不但极为罕见,更是在向办事村民活生生的炫耀特权的张狂和无底线。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对罗中信做出行拘处罚的双峰县公安局,办案人员其实心里也清楚,仅凭罗中信两人在局长办公室不吵不闹的“久坐不走”,并不适用行拘7日的处罚,然为了能够达到这项处罚标准,办案人员同时又扮演了“证人”角色,这样做的目的,既有对办事群众的冷漠甚至蔑视,更不排除有迎合局长心理乃至献媚之意。而作为执法机关,这样的违法行为既危险也是绝对不能姑息和容忍的。

  “久坐不走被行拘”,既暴露出双峰县公安局存在的“病态执法思维”,也折射出执法权被私用甚至滥用在某些部门还依然存在,而作为既执法又办案公安机关,在接待办事群众过程中,遇到类似罗中信这样的“久坐不走”甚至自身权益受到伤害之后,如何公正运用法律赋予的执法权力和接受群众监督,才是这起行政处罚案件非常值得思考的关键所在,虽然用坊间的话来形容,罗中信也不是“省油的灯”,但他恰恰戳痛了某些执法部门存在的问题关键,更是群众普遍关切乃至寄希望执法部门“割腕改革”的痼疾所在。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