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有“品质”的网红势必走得更远
http://www.scol.com.cn(2017-12-24 10:23:04)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林霜
作者:刘天放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西媒称,拥有逾7.5亿网民的中国网络空间,正在经历一场网络直播软件爆发带来的大规模革命。无数企业开发出了类似于“潜望镜”视频直播网站或脸书直播的服务。主播们在这里主要进行大胆的实时展示。“网红”热席卷中国:业内竞争激烈,多数人收入微薄。(12月23日参考消息网)

  根据相关机构公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网红经济”总额达到528亿元人民币。易观国际预测,2018年这一数字或将达到1000亿元人民币。有的“网红”收入甚至比一些大牌电影明星还要高。中国除了有大约300个直播平台外,还有大量个人直播。他(她)们不属于任何平台公司,而是“独立作战”,有的是专职,有的是兼职。而仅300家直播平台的用户就将近2.5亿,难怪西媒感慨“直播已经成为了一门非常有利可图的行当”。

  然而,要是如西媒报道的那样,300个直播平台,约600万人的日常生活在这些平台上实时展示,从孩子做作业到老人打麻将,从军人训练到“吃货”做饭和吃饭……这种直播绝不会总能引起人们的兴趣。而像前不久不慎坠楼身亡的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那样的“直播明星”,虽然有大量粉丝,却是真的在玩命,他最终的悲剧就是证明。因此,在经历了去年这个“网红元年”后,网络直播下一步该如何走,确实值得思考和关注。

  实际上,当一个普通网红,看上去并不太难,聊生活、秀身体、谈经历,再打打广告,这由自营、广告、虚拟礼物构成的三个要素,加起来就是“网红”赖以生存的渠道。然而,并非所有网红都成功,“网红”并非个个“红”。那些“红得发紫”的网红,即收入可观甚至超过演艺明星的网红其实非常罕见,多是炒得凶。相对于全国众多靠直播为生的人来说,致富甚至暴富的网红很少。

  而靠“实力”直播的网红们,其“实力”究竟是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即靠的是八卦、自嘲、搞笑、搞怪之类的本领,甚至有打擦边球的低俗乃至恶俗的色情暗示。网红的兴盛,与时代有关,与人们的诉求密切相关。以前的网红是单纯自身利益诉求的外在表现,属于自发行为。而如今,网红走红基本上是商业运作,其背后有强大的资本推手,否则,就不会有更大的获利空间。过去那批“网红”,如朱海军、芙蓉姐姐、罗玉凤等,大都有理想主义色彩,可现在的网红,其直播中找不到多少可供人们借鉴和参考的内容。

  就像报道中提到的,不少网红为了“颜值”花大价钱整容,或“买粉”靠“僵尸粉”造势。这说明,网红本身没有多少“正能量”,这类网红所代表的价值观,也少有正面意义。说得好听些,是“注意力经济”;说难听些,不少就是庸俗甚至恶俗的代表。网红标新立异,或奇装异服,或口出雷人之语,或贬损自己或他人或社会现象,不惜采取自虐或色情暗示甚至把色情摆到台面等产生注意力……越来越朝着纯娱乐化、低俗化乃至恶俗化方向发展。

  然而,如果网红就这样一直播下去,明年能获得经济效益上的突破,或者说能达到1000亿元的规模吗?如果人们的娱乐倾向开始转移,或一旦有了更能填充娱乐休闲空间的新方式,那么,仅靠那几招取胜的网红能否继续“红”,恐怕就要打上一个问号了。

  去年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无疑给一些不合法规的网红戴上了“脚镣”。“网红”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必然。网络直播在经历了两年多的“血拼”后,来到了一个拐点。就是说,低品质“网红”式微的时候即将到来,缺乏文化、道德、责任的网红不会永远“红”下去。而那些既有本事吸引人,又富含精神价值或正面启迪的网红,势必走得更远。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