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社会民生 >> 正文
“农民挖草被判刑”不能有悖“法律公允”
http://www.scol.com.cn(2017-4-21 8:57:59)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钟华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近日,由(河南省)卢氏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的秦某涉嫌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案一审作出判决,卢氏县人民法院以秦某犯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3000元。无意间采挖3株“野草”就构成犯罪,这让秦某的思想受到了极大震动,也使周边的群众受到了深刻的法治教育。(河南法制报)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众说不一,争论像洪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多人吐槽:太可怕了。一个农民一不小心就成了罪犯。以后地里的野草都不要碰。谁知道哪些是国家保护植物。以后农民除草要注意了,要不要请有关部门来核实,有无珍稀植物,不然,分分钟祸从天降!也有人有不同观点:如果是这种情况,法律不管,会不会野外的稀有的植物,会很快被破坏?案子判决的是缓期三年,没判实刑,更多的是警示作用。

  抛开争论,就事论事,本案农民“无意间”采挖3株“野草”就构成犯罪,被判罪定刑,有悖“人之常情”,有悖“法律公允”。 《刑法第》344条: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是指违反森林法的规定,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的行为。法律构成客体要件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和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主体要件为由行为人明知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而予以采伐、毁坏的,构成故意,过失不构成本罪。而从本案的新闻报道来看,农民的“无心之举”如何构成“故意犯罪?”

  应该说,保护生态环境,打击盗猎、盗采珍稀濒危动物、植物,十分重要。但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里一类保护植物8种;二类保护植物143种;三类保护植物222种,以本案“中枪”的蕙兰来说,它甚至没出现在国家《名录》里,而是出现在华盛顿公约(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I中,因为中国是CITES的缔约国,附录II中的物种,在中国是按“国家二级保护物种”进行管理的。这里面的知识太专业,别说是普通农民不知道,就是专业律师、非相关领域的植物学家,也未必知道。

  当地森林公安对加强保护国家野生动、植物的宣传普法教育和宣传,科学普及跟上了,民众在知晓相关常识的情况下实施执法,才能避免“不教而诛”。如果没有对相关知识进行普及,以“选择性执法”的突然性、残酷性,来树立司法权威、生态保护意识,这对公民个人不公平。当地检察院在起诉前要考量农民的常识与罪名背后的“知识落差”,要衡量过失与故意之间的差距。当地法院在审批时也许会认为无意间采挖3株“野草”就构成犯罪,会“使周边的群众受到了深刻的法治教育”。但是,正像最高法副院长沈德咏之前在“辱母杀人案”之后所说的,“司法审判不能违背人之常情”,“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

  《管子·七法》 这样定义法律:“尺寸也,绳墨也,规矩也,衡石也,斗斛也,角量也,谓之法”形容法律像“秤”和“尺”一样明确,强调法律的规范性和公平性,必须 “丝丝入扣”。 失之毫厘,谬之千里,不论是对满腹经纶的知识分子,还是文化素养欠缺的农民,法律都不能有失偏颇与公允,才能深入教化人心,才能实现“深刻法治教育”的目的。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