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评论 >> 时事政治 >> 正文
“权大于法”背后藏匿着多少权力滥用?
http://www.scol.com.cn(2017-1-9 7:37:58)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编辑:盛飞
作者:陆玄同   投稿邮箱:scolpl@163.com
  好好的房子说推倒就推倒,手续齐全的承包地突然变得不合法了,是谁导演了这场闹剧,又是谁在法律面前祭起了失控的权利?

  据中国青年网1月8日报道,2016年12月6日下午,江西省抚州市资溪县鹤城镇泸声村农民徐晓洪家刚建起的屋墙,在副县长吴辉文的指挥下,二十多个城管队员抡起铁镐、铁锹将其推倒。这个徐晓洪及家人奔走8年,取得农村建房必须的两证一书建起的房屋,仅仅四个月后便被强行拆除。

  诡异的是,事后,徐家以吴辉文等人损害财物为由,向资溪县公安局报案,却未能立案。而据国土局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吴建反映:“这些部门都知道老徐是有齐全的建房手续的,所以当时接到拆房通知时,大家都一头雾水,但老板说拆就拆,法律法规都要靠边站。有些东西是政府主导的,不是说法规怎么样。”

  听完这样的表达,令人毛骨悚然。权利可以使合法变为不合法,可以颠倒黑白,何其可怕。党纪国法在某些人的眼中依旧不如手中的权利更具震慑力。我们看到过很多强拆,但副县长亲自上阵的场面并不多见,如此凌乱的画风反映了某些党员干部的流氓痞性。

  “权大于法”的恶性逻辑背后更是无知者的荒唐可笑,长期存在权利集中与权力滥用,助长了某些人嚣张跋扈的脾性与丑陋的权利观。

  一个党员干部,所用的称谓不是同志或职务名,而是商业化的老板,这本身就是权利观扭曲变形最好佐证。

  老百姓辛辛苦苦建立的房屋被一群无赖瞬间摧毁的同时,政府形象也就轰然倒塌了。一个土地审批耗时八年,但摧毁却只用一瞬间,反差如此之大的办事效率背后是相关部门的怠政,扯皮与傲娇。

  权利的傲慢此时被体现的淋漓尽致,公权力成了私人泄愤得工具。为什么一块土地会令副县长如此上心,以至于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向一个个局长打电话召集拆迁“突击队”,而背后的利益冲突恐怕在明显不过。

  而一个个局长明知此举有问题,却没有一个人向上级反应,而是屈服于权利的淫威干当打手,且乐此不疲。

  当我们的政治生态日趋清明之际,仍有许多混迹其中的蛀虫在不停的啃噬民众的信任,不停的以自己的恶劣行径丑化来之不易美好。

  没有人比他们更能懂得权利的诱惑,也没有人比他们更能懂得权利的危害。十件有益政策未必能建立起一分信任,但一件丑事足以毁所有。

  我们生活在法治社会,但我们的执法者队伍依旧不完整。或者说权利与使用人之间仍有很大的罅隙,严重不匹配。德不配位的背后必然是公权力使用的混乱不堪,而监管也总是后知后觉,当违法违纪事件许久以后,或许监管者还睁不开惺忪的睡眼。

  事件过去了这么久,徐晓洪连投诉维权的大门都扣不开,当地政府傲娇到如此程度真是令人汗颜。如果每个恶性事件都依赖于媒体曝光,然后才表态解决,那长期积累的怨愤必然会更加疯狂的爆发。

  我们总在呼吁党内监督,可是长久形成的恶劣政治风气在某些地方已久气势如虹,即便有一两个敢于直言者,也会被打压的敢怒不敢言。依附于权利的蛀虫们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习惯了报团共生,毕竟这样比单打独斗更具生存力。而普通老百姓又有多大的发言权。

  我们期望这样的强拆能够更少一点,再少一点,给民众活路,政府治理才能有出路。

  当然,对于这个威风凛凛的强拆“队长”背后的猫腻,民众有知情权,对与其的调查与处理,民众拭目以待。还望当地政府动作麻利点,拿出强拆的速度解决强拆案,毕竟想糊弄已经不可能了。
相关评论: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姓名    
版权声明:
1、天府评论所登载文稿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天府评论立场。
2、作者投稿确系本人原创作品,严禁剽窃、转投他人作品,若由此引起任何法律纠纷,与天府评论无关。
3、作者向天府评论投稿时,就已表明同意四川在线全权使用本稿件。
4、欢迎网络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5、欢迎传统媒体转载天府评论文章,请与编辑联系获取作者联系方式,并支付稿费与作者。
6、传统媒体转载不支付作者稿费,网络媒体转载不注明来源及作者,天府评论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