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惩戒”让学生和教师都受益
 家长态度决定惩戒权深度
  教育部日前公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提出,教育惩戒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职权,可根据学生违规违纪的情节轻重采用不同惩戒手段。(《中国青年报》11月25日)   这些年来,教师的戒尺——惩戒权问题一直游走在社会的边缘,对于惩戒权如何运用,坊间一直争议颇大。支持方认为,学校管理必须运用惩戒权,否则将不成体统,形成管理乱局;反对方认为,学生有自己的人格权[详细]
 欠管的“熊孩子”你们怕了吗?
  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保障和规范教师依法履行教育、管理学生的职责,维护师道尊严,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根据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规定,经充分调研与广泛征求意见,教育部研究制定了《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19年11月23日央广网)     教师管学生,原本天经地义,正所谓“教不严,师之惰”。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教师在管教学[详细]
 “教育惩戒规则”让学生和教师都成为“受益者”
  11月22日,教育部公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学生如出现违规违纪情形,教师可采取适当增加运动,不超过一节课的教室内站立或者面壁反省,暂停或限制学生参加外出集体活动等惩戒,但是禁止实施击打、刺扎,超过正常限度的罚站、反复抄写、辱骂等。(11月22日《北京晚报》)   从教师过度惩戒学生,到不敢惩戒学生,再到在“规则”范围内惩戒学生,这一[详细]
 运用惩戒权岂能“投鼠忌器”
  《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提出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该条款引起争议。11月15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将此前审议稿引发争议的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删除,并将具体的惩戒规定下放给学校主管部门。(《新京报》11月17日)   自从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后,广东在全国率先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明确规定老师对学生可以“罚站罚跑”[详细]
 删除“罚站罚跑”使教师惩戒权更合理
  教师惩戒权一直备受关注。11月15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在官网发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稿)》,将此前审议稿引发争议的老师可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删除,并将具体的惩戒规定下放给学校主管部门。(11月17日《新京报》)   今年4月,广东省公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提出中小学教师可采取一定教育惩罚措施。9月24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该草案时,对教育惩戒权作[详细]
 删除“罚站罚跑”别让教育惩戒有名无实
  广东拟率先立法明确教育惩戒权的探索出现转折。早前计划写入“罚跑罚站”内容的条款出现重大变化,11月15日,省人大常委会在官网发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记者发现,此前一审提交法规中允许老师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条款被删去,取而代之的是将具体的教育惩戒规定下放给学校主管部门。(11月16日南方网)   教育惩戒是学校教育教学一个不可分割的组织部分[详细]
[1]  [2]  下一页>
出品:四川在线编辑部
编辑:盛飞
电话:028-86968616 邮箱:scolpl@163.com
QQ:236587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