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德淇:人工智能三个月速成?先别忙交“智商税” 08-0515:14:23
郭元鹏:“投递录取通知书”不能偷懒 08-0508:18:32
程振伟:让“天才少年”有用武之地 08-0508:11:02
戴若冰:满分高考作文可以让网民读不懂吗? 08-0416:09:27
殷建光:高考不需炫耀深奥 作文莫穿大褂长袍 08-0413:56:28
堂吉伟德:实行职称改革,让医护人员免于“论文之伤” 08-0408:19:13
曲征:开设“智慧班”有违义务教育初衷 08-0408:17:06
舒圣祥:不说人话等于高分,这篇满分作文是个坏榜样 08-0408:13:50
李红军:孩子入园与家长工资单何干? 08-0310:26:35
李蓬国:把“报考古专业”夸到天上去是一种矫情 08-0308:10:53
罗志华:别用世俗眼光看待“报北大考古专业” 08-0308:07:48
程振伟:留守女孩报考古专业,选专业当多一些纯粹 08-0308:06:07
孔德淇:留守女孩报读北大考古学,应得到充分尊重 08-0308:04:55
殷建光:报志愿、选专业还是以“喜欢为王”好 08-0209:13:00
张楠之:到底谁该推荐那些“必读书”? 07-3008:24:50
郭元鹏:状元无缘清北,“规则”造成的遗憾应该化解 07-3008:18:32
王军荣:填补“信息差”避免高考填志愿花费上万 07-3008:14:39
张楠之:摒弃精神“洁癖”,给孩子们多留些书读 07-2908:37:00
张立:代画参赛产业化,别富了电商毁了娃 07-2908:09:35
向秋:克服“五唯”,让“指挥棒”归正 07-2811:30:36
张立:曝光教师“坏行为”,打造良好教师队伍 07-2808:19:50
李红军:夏令营暑假遇冷乃民之幸 07-2708:08:57
孔德淇:高校强制学生卖保健品,算哪门子教育? 07-2708:00:08
李红军:高考报志愿莫搞 “拉郎配” 07-2607:47:26
孔德淇:情商比拼是“后高考时代”关键词 07-2607:37:39
贾合祥:青年大学生要摆正择业观 07-2508:30:04
李红军:后高考时代考生需要“心”关怀 07-2508:15:35
郭元鹏:别把“孩子的志愿”变成“爸妈的意愿” 07-2408:22:29
张楠之:所有“高大上”的获奖者都应该查一查 07-2408:20:50
李红军:后高考时代须防诈骗“忽悠” 07-2408:11:30
维扬书生:1名学生9名老师背后是乡村教育的尴尬 07-2408:03:21
张楠之:是谁让客观的就业数据变成了“主观存在”? 07-2308:18:27
黄齐超:考试作弊开除学籍,处罚重了吗? 07-2208:31:49
王军荣:大学发“体质健康证”值得点赞 07-2208:18:20
朱永华:犯强奸罪“留校察看”, 处罚轻了吗? 07-2208:12:51
王军荣:被一束鲜花“毁”掉的老师不仅仅是师德问题 07-2008:14:01
张立:“谢师风波”后教育队伍需正本清源 07-2008:03:05
孔德淇:是弄虚作假太容易,还是“起跑线焦虑”太强? 07-1914:43:44
朱永华:质疑“青创大赛”不能丢掉关爱与保护 07-1900:18:09
叶金福:“老师集体做中高考试卷”不是“整老师” 07-1709:07:14
李红军:撤销小学生论文一等奖,追责尚需继续进行 07-1708:12:04
朱永华:“一日作诗2000首”?请尊重一下公众智商 07-1708:08:00
王军荣:不要人为制造“神童” 07-1708:06:14
丁家发:“劳动成必修课”倒逼孩子学做家务活 07-1608:36:34
朱永华:劳动课进校园是最好的品格教育 07-1608:18:32
张立:青少年科创大赛该“壮苗”别“拔苗” 07-1508:11:14
宋鹏伟:岂能奖励明目张胆的造假 07-1508:10:27
孔德淇:小学教师做微商被查处,冤不冤枉? 07-1408:12:35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